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猪猫兽的无需申请自动送《里院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一百零四章 逃脱
    张吉看着突然出现的中年男子,想起了庐天町曾在战后总结上给出的人物描述,轻声问道:“和六院长交过手?”

    杨禄明听得此言,也想起了那个据唐否所说让人头痛的里院院长,点点头道:“切磋过。”

    张吉立刻就理清了这中间的关系,指了指唐否道:“看来你徒弟夺舍成功了。”

    杨禄明笑呵呵道:“劣徒不成器,让张大巫见笑了。”

    张吉也笑了起来,道:“小女也不成才,可却让阁下惦记了。”

    虽然他搞不清楚对方为何要抓走小一,但既然正主出现了,总是要问一下的。

    杨禄明摆了摆手,手上两枚玉石被捏得粉碎,然后道:“张大巫,你们里十一院刚刚搭了个框架,还是要珍惜。论阵法,你们的确不行,要和我动手,还是等以后吧。不然,我连续两次从里院院长的手下逃脱,传出去,你们脸上不好看。”

    张吉道:“如此,便心领了。”

    说完,一念指点出,射向了唐否的眉心,然后身形降低,急速地向前突进,与此同时,身后突然出现了三十多只鬼魂,放眼望去,气势惊人!

    里院一念指?

    唐否心中一惊,连忙躲避,可还没等他调整好身形,杨禄明便闪身到他的身前,单手平举,半握右手,竟是硬生生地正面接下了。

    “不错,比里院的一年级好多了。”杨禄明赞叹道。

    张吉甩了甩手,道:“还是不行,今天刚开始练习,有些生疏,见笑了。”

    这个时候,他已经欺身到了他们身前。

    张吉右腿踢出,横扫过去,心念一动,便是牢不可破的简单诅咒发出近我身一米,便会头晕目眩一秒。

    这种诅咒瞬发而至,还没有等它消散于天地之间的时候,效果都已经过了。

    而对于大巫这种级别的人来说,一秒钟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杨禄明和唐否双双中招,等杨禄明刚刚理清了诅咒的内在逻辑,准备也发出反制诅咒的时候,张吉的腿已经到了。

    杨禄明闪身后退,同时一脚将唐否踹开,躲避开了这凌厉的一腿。

    唐否正飞在半空之中,突然听到耳边一个声音响起:“是这样用吗?”

    还等不及他转头看去,左侧肩背部便一阵剧痛传来,接着一阵酥麻的感觉在全身到处游走肆虐。

    这一击,让唐否再次向着杨禄明的方向飞去,然后狠狠地砸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无力起身。

    杨禄明皱了皱眉头,他没有想到,张吉居然速度如此之快,而且……充满着里院的简约实用风格啊……

    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医和巫的融合,在他们的估计中,至少需要经年的累积沉淀,才能有所成效,但是他们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那种计算方法,说的是整体实力。而这些顶层的战力,则完全不在此列。这些高手,想要融会贯通,只要一方努力汲取,一方倾囊相授,那这个速度,将会达到一个惊人的水平。

    刚才张吉印在唐否背后的一击,是最基础的雷咒,只是没有想到,自一名大巫手中发出,居然也有如此威力。

    杨禄明蹲下,检查着唐否的伤势,只见他的左侧肩背部已是血肉模糊的一片。

    “否儿,还能动吗?”杨禄明右手一挥,也是出现二十多只鬼魂自身前列阵而出,与袭来的鬼魂厮杀在了一起。

    “动不了,虽然他伤不重,可要想动,还需要会儿时间。现在应该是过了绝对不应期了,进入相对不应期了。”张吉双手一拍,然后迅速拉开,瞬间在两掌之间出现了十余道符纸,动作潇洒,像极了那些玩扑克的赌神一般。

    杨禄明有些听不懂,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在那里重复道:“相对不应期?”

    张吉的脸上出现了戏谑的表情,像极了刚刚学到一个新知识的好学生在卖弄自己的学问,道:“医学四大名补,生理生化,必有一挂;病理病生,九死一生。即使是我,也难逃此劫。至于拙荆……算了,不说她了,她一科都没过……”

    杨禄明看着前方正在厮杀的鬼魂,喃喃道:“四大名捕?”

    他的大脑开始飞速地运转,一个又一个脸庞浮现在他的眼前。

    没记得哪几位里院的院长有这么威风的名号啊?还四大名捕?

    张吉似乎就是在等他这个表情,因为就在不久前,他也经历过同样的阶段。

    他非常认真地点点头,就像两个好哥们儿在一起,一个在向另外一个打包票似地道:“嗯!补考的补!”

    一边说,一边控制着这十余道符咒向前方射去!

    杨禄明也耍出了同样的一手,十余道符咒也急速射来。

    然而在半空中双方的符咒即将相遇时,张吉的符纸却像长了眼睛一般,纷纷降低了一点儿高度,躲避了开来,然后重新回到原来的轨迹,继续前进。

    杨禄明的符咒扑了空,但由于一开始就是瞄准的张吉的符纸,所以张吉即使站着不动,也没有一道能攻击得到他。

    “不可能!”杨禄明叫出了声!

    符控之术!

    这绝对不是张吉现在就能掌握的!

    即使以他的资质,如果在一开始没有为符纸连上灵力丝线,一旦符纸离手,便没有更改轨迹的可能!

    杨禄明从身后摸出一把长刀,和里院的手术刀不同,他的刀,造型就是一把古朴的刀,长三尺,锋利无比。

    这下他可不敢托大,试图再次硬接。

    和张吉交手两个回合,他就明白,面前的对手,很难缠。

    “巫一院刚刚起步,万事开头难,手里难免拮据,但基本的待客之道,还是有的,如果招呼不周,阁下勿要见怪!”张吉双手捏决,顿时所有的符纸就犹如变得千钧之重一般,纷纷砸在了地面之上。

    杨禄明定睛一看,全是清一色的金色雷符。

    符纸上面的灵力四溢,狂暴的雷电因子在噼里啪啦的作响。

    “雷网!?”杨禄明立刻单脚点地,腾于半空,然后一张木符射下,贴在了唐否身上,减少其所受的伤害。

    “经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比里院命名的连锁闪电阵要好听得多。”张吉笑了笑,却再也不肯向前迈出半步。

    因为那样,就进入杨禄明的阵法之中了。

    一条条细小的闪电,就犹如数不清的毒蛇,在地面上到处游走,从半空俯瞰,用杨禄明所说的雷网还形容,还真的挺贴切的。

    杨禄明在半空中双手捏决,速度飞快,等到他重新落入地面之时,已经将决捏完。

    他的气息变得有些不同,周遭的一切似乎都开始在排斥他一般。

    而此时,那些雷电,虽然从他脚下而过,却对他造不成半点影响。

    “这就是阴阳转换啊……了不起……”张吉喃喃道。

    杨禄明面无表情道:“张大巫,你很强。”

    张吉若无其事道:“可惜,以前没有遇上好老师。我们这一脉,在之前,可是和你们有过接触的啊,只是你们除了炼魂,也就什么都没教了。”

    杨禄明走到唐否身边,将他扛在肩上,道:“行了,张大巫,和你交手这么一下,我大概也知道你们是个什么水平了。现在我要走,你也拦不住,也不敢追。就此别过,张小一之事,抱歉了。”

    张吉半闭着眼道:“可小女被这样惦记,终归不是一件好事啊,我已经给她找好了人家了啊……”

    杨禄明道:“如此就恭喜张大巫了。”

    他可不敢把后背露给张吉,背着唐否,一步一步地退去。

    此时,阵法已经激活,张吉奈何不了他。

    他看着张吉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也不用言语去激他踏入阵来,他知道这没用。

    张吉道:“就不想知道我是怎么学会的符控之术?”

    杨禄明停下脚步,但旋即又再次开始后退,道:“张大巫天资聪颖,我就不打听了。”

    张吉道:“我比较笨,是三院长教的。”

    杨禄明觉得闲聊也没什么不好,一边退,一边道:“哦,是吗?三院长也是极强的。”

    然后,张吉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道:“既然炼魂之法是你们教的,那解除魂蛊的法子,想必你也会吧?”

    杨禄明脸色大变,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笼罩着他!

    魂蛊本就针对魂魄,即使阴阳转换,可也依然可以种蛊于体内!

    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和唐否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都各自有几只魂蛊附于体表,有的已经进入体内了!

    张吉什么时候出的手!

    杨禄明连忙放下唐否,盘腿坐下,开始调理气息。

    张吉也不去和他比试灵魂强度,他知道,自己炼不了对方的魂,所以懒得费那功夫。

    “是我轻敌了,张大巫,的确厉害。”杨禄明闭着双目,开口道。

    他已经反应过来了。

    张吉使的哪里是什么符控之术,分明就是魂蛊的蛊虫贴附于雷符之上在半空之中飞舞,而雷符的闪光过于耀眼,完全遮住了魂蛊蛊虫的光芒!

    医术和巫术的结合,已经让这些高手衍生出诡异多变的手段了!

    “我说了,这是三院长教我的,现在,他也会。”张吉也不着急,因为他已经感应到,自己带来的人,和里七院的人,已经形成了包围圈,开始在步步逼近了。

    而这个中年人,他如果愿意,那就在这阵里慢慢坐一辈子吧。

    想到这里,张吉道:“还未请教?”

    杨禄明平静道:“杨禄明。”

    “敢问哪三个字?”张吉继续问道。

    杨禄明似乎一点也不觉得紧迫,他已经逼出了一只魂蛊了,道:“看来成立了里十一院之后,张大巫你们的底气也变足了啊。不过也对,能和地府搭上线了,自然也该知晓这姓名的妙用。告诉你也无妨,俸禄的禄,明天的明。”

    “木易杨?”张吉继续问道。

    杨禄明笑了一下,道:“张大巫做事还真是谨慎。是。”

    张吉“哦”了一声,拱手抱拳道:“有礼了有礼了。”

    杨禄明再次将一只蛊虫给逼出体内,道:“张大巫,不知在里院做事,是否还如以前一般,轻松自在?”

    张吉道:“这还真不好说。但不管怎么说,阴巫的下场,我们是看得清楚明白,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杨禄明感应着周围渐渐围过来的人群,在迅速处理掉自己体内的蛊虫之后,又来到了唐否身边,对唐否道:“忍着点儿,时间来不及了。”

    说完,竟是自己又种了一只魂蛊在唐否身上。

    只不过,他所种的这只魂蛊明显要霸道一些,刚一进入唐否体内,就将张吉所种的几只魂蛊给震慑得来不敢动弹。

    唐否龇着牙道:“师傅,还是雷符打得痛些……”

    这时,所有的人,都站在杨禄明的阵外,脸上虽然充满着戒备,可也是带着一丝瓮中捉鳖的感觉。

    接二连三的,大家开始抽出了自己的手术刀。

    刀光四溢,寒气闪闪。

    杨禄明打量着这一把把明晃晃的手术刀,眉头紧皱着,良久,出声问道:“通斩阴阳?”

    张吉道:“试试不就知道了。”

    说完,一道流光自手中射出,取向了杨禄明的左胸。

    杨禄明侧身一躲,没有拿手去抓。

    张吉将刀驭回,道:“阁下为何不接?”

    杨禄明沉默了一会儿,道:“又是里院出品?”

    张吉道:“嗯,比较贵,一万元一把。”

    杨禄明站起身,又开始捏手决,同时问道:“地府的阴兵,也列装了?”

    张吉嘿嘿一笑道:“不告诉你。”

    杨禄明一边捏着手决,一边皱着眉头思考,最后道:“张大巫,如此,我就不便在此继续耽搁了,希望贵院好好考虑下和地府的关系,多想想人类进化最恐惧的到底是什么。”

    张吉听闻此言,反问道:“你们和人类进化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呢?”

    杨禄明也学着张吉嘿嘿一笑,道:“不告诉你。”

    不过张吉也不恼,反正现在这样,将杨禄明给拖死在这里,是迟早的事情。

    然而,下一刻,异变突生。

    在杨禄明的身后,突然开始狂风大作,像是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猛力地吸取着周围的一切。

    然后,一个黑色的小点凭空出现在众人面前,接着这个小点开始不断扩大,长成了一个直径约2米的大圆。

    从侧面看去,这个圆根本没有任何厚度,仅仅只能从前方,才能发现他的存在。

    而透过它向里望去,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漆黑。

    杨禄明将唐否搀扶起来,唤过小齐,回头道:“走了,今天学习了一些新的名词,觉得很有趣,下次有机会再向你请教,张大巫,再见了。”

    说完,在众人吃惊的表情中和唐否一起走进了如墨一般黑的圆圈之中。

    接着,圆圈开始逐渐缩小,最后消失不见。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像见了鬼一般!

    空间阵法!?

    绝对不可能!!

    里院的知识体系从未断层!根本没有记载过这种科幻的东西!

    这种东西,与其指望玄学哪一天把它给技术攻关了,还不如指望科学呢!

    1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