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云渺仙的无需申请自动送《妖怪茶话会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一千三十一章 逃跑与打电话
    萧骁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和缓,目光冷凝,眸底有一层浅浅的金色弥漫开来。

    刚才的一切发生得很快,他却看得很清楚。

    ……

    金色箭矢就在眼前,此时躲避已经来不及,刀劳鬼学着萧骁之前的做法,伸手抓住了金色箭矢。

    下一秒,妖怪面色狰狞的向后退去。

    另一只手在枝干上划出深深的刻痕,却仍旧无法阻止它的后退

    因为它是在树枝上,这么一退,它一脚踩空,便从半空中摔了下去。

    它不在意骤然的失重感。

    因为,冲击感散去后,剧烈的痛感便从它抓着金色箭矢的手中传来。

    其实它在抓住金色箭矢的那一刻就下意识的想要松开手,金色箭矢却似粘在了它的手上一样。

    灼烧般的痛感在持续。

    ......

    不过,它倒是因此避开了下一根的金色箭矢。

    但是,“吼~”

    它发出一声痛呼。

    金色箭矢还是从它的手背处擦过。

    带出一蓬漆黑的血液。

    刀劳鬼从树上狼狈落下,随即,身后轰然炸开,它慌乱的滚地避过,却还是被气浪掀的滚了好几圈。

    待雨声恢复,风声呼呼,它满脸痛苦的站了起来。

    粘在手上的金色箭矢被它一咬牙生生捏爆了。

    它的手一片血肉模糊,能看到其中的白骨。

    刀劳鬼神色扭曲,满脸的怨恨。

    可是,周身萎靡的气息中也透出了隐隐的惧意。

    第一次,它还是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

    即使不愿意承认,但是,它的确是害怕了。

    它看了一眼车的位置,已经快要消失在它的视野中了。

    下意识的,它松了一口气。

    但是,下一秒,它却悚然一惊,浑身僵硬。

    因为,它的视线对上了一双眸光冰冷的人类的眼。

    顾不上伤痕累累的身子,它转身就跑。

    ……

    萧骁收回右手放在了小白狐的脑袋上。

    “想逃吗?”

    他低声呢喃,“你逃不了的。”

    “蛊雕。”

    “去吧。”

    “桀桀~”

    巨大的黑影出现在空中。

    骤然的黑暗让女子、黑框眼镜男跟司机大叔都楞了一下,下意识的抬头向窗外看去。

    却没有多想。

    毕竟现在本就是狂风大雨的晦涩天气。

    ……

    黑影冲萧骁点了点头,然后,一飞冲天,向刀劳鬼逃跑的方向急速掠去。

    “桀~”

    ……

    “吾主。”

    阿煜平淡无波的声音在心里响起。

    萧骁神色一顿,眼底透出几分意外。

    毕竟,因为重伤未愈的缘故,除非他发问,阿煜基本不会主动出声。

    “阿煜。”

    他低唤的语气里透出了几分询问的意味。

    “刀劳鬼都是雌雄一起的。”

    “刚才那只是雌刀劳鬼。”

    “也就是说,还有一只雄刀劳鬼在附近?”

    萧骁瞬间明白了阿煜的未尽之话。

    “是的,吾主。”

    这一声后,阿煜再次恢复了沉默。

    ......

    “萧骁先生。”

    女子试探性的开口,“那个......”

    萧骁转头。

    见此,女子莫名的有一种她可以发问了的感觉。

    她愣了一下,才有些迟疑的开口,“你刚才说-”

    “我们不用去我朋友家了......是什么意思?”

    明明一开始说要去的是萧骁先生。

    怎么都在半路上了却说不用去了?

    ......

    “我说的是也许不用去你朋友家了。”

    萧骁纠正道。

    “哦。”

    女子点头,面上仍旧一片茫然。

    那么,是因为什么让萧骁先生提出了这个“也许”呢?

    她完全没有发现这个契机啊。

    刚才有发生什么了吗?

    ......

    “所以,我们仍旧要去你的朋友家。”

    萧骁的话让女子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啊?”

    她以为萧骁先生的也许就是肯定的意思。

    结果还是要去吗?

    是因为又发生了什么吗?还是发现了什么?

    女性的第六感这么告诉她。

    ......

    “不然,你的朋友家大概会有些麻烦了。”

    萧骁说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女子想问得更具体点。

    “雨停了。”

    萧骁突然的题外话让女子一愣,想要问的话也不由得咽了回去。

    她下意识的看向窗外。

    果然。

    明明之前还是阴云密布、狂风骤雨的天气。

    现在已经阴转多云,雨歇风止了。

    隐约有阳光穿透云层的缝隙倾洒而下。

    ......

    待女子从窗外的天空收回视线、再次看向萧骁先生后,却发现年轻的男子微敛双目、一副休憩的样子。

    她:......

    她犹豫了一会,在看到黑框眼镜男转过身、冲她摇了摇头后,她终究是没有出声打扰萧骁先生的休息。

    等下车再问吧。

    况且,反正她人都跟来了,只要一直跟着萧骁先生,她总会知道她想知道的。

    ......

    “小兄弟,到地方了。”

    司机大叔停好车,转头冲副驾驶座上的黑框眼镜男说道。

    “好的,谢谢。”

    黑框眼镜男付好钱后下了车。

    萧骁跟女子已经在外面等他了。

    ......

    “萧骁先生,我们现在去我朋友家?”

    女子确认道,面色却有了些为难。

    人真的到了这里,她才反应过来。

    她要用什么理由到她朋友家呢?

    她们是高中时的好友。

    但是,因为好友老家位置的特殊,毕竟是这么偏僻的山里,她也只是出于好奇来过一次而已。

    所以,她跟好友的家人其实也就比陌生人熟一点罢了。

    而且,明明她昨天才回去,今天却又来了。

    还带了两个陌生人。

    她突然觉得很头痛。

    ......

    “你有你朋友家的电话吗?”

    萧骁问了一个有些让女子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电话?没-”

    女子突然一副想到了什么表情,“等等!”

    “应该有的。”

    “之前她们是用座机给我打电话通知我好友的死讯的。”

    “我找找看。”

    女子拿出手机翻看起了通讯记录。

    “啊,找到了。”

    女子叫道,脸上露出了笑容,“就是这个号码!”

    随即,她却是一愣,“那个,萧骁先生,你要这个号码干什么?”

    “你给你朋友家打一个电话,问问看他们现在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女子的五官皱在了一起。

    她怎么觉得自己跟萧骁先生有代沟?

    不然她怎么总是听不明白对方的话呢?

    “麻烦?”

    “什么麻烦?”

    “他们家会遇到什么麻烦?”

    女子迭声问道。

    “打电话。”

    萧骁言简意赅。11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