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程小树的无需申请自动送《他似心火燎原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193章 你不是妇产科医生
    四个月后,跨年夜。

    尚都蒋府的庭院内真可谓是火树银花不夜天。

    政商两界有头有脸的人物争先恐后赶过来,参加尚都蒋氏财团掌舵人蒋屹尊的订婚宴。

    早在三天前,整个尚都就已经传扬开,这位小蒋先生收了自己精心抚养五年之久的孤女。

    倒是没有血缘关系、不存在人伦冲突,可……做羞羞事的时候不会觉得别扭么?

    毕竟年龄相差了十六岁,他是看着她长大的。

    有些心理阴暗的人便妄自揣度,说这位小蒋先生原本就是极爱幼齿的,当初收养小女孩的时候绝对动机不纯。

    还有人说蒋屹尊被人小鬼大的心机女孩给摆了一道。

    ——他克制不住沾了她的身子,她便以某种不为人知的把柄相要挟,逼他娶她。

    毕竟,蒋家养女的含金量远远不及掌舵人的妻子来得精贵。

    总而言之,各种各样的猜测,把人性最卑劣最龌龊的槽点全都给用上了。

    反正都是在背地里意淫,没人敢放到台面上来胡说。

    这不,每个前来道贺的人都是满口吉祥话。

    包括市长宮轶。

    年过五旬的宫市长为了彰显这次贺喜之旅是私人行为,特意带上了自己的小儿子。

    须知,他的小儿子和小蒋先生的未婚妻可是医科大学的师兄妹呢!

    更何况,宮轶想让儿子接承他的从政之路,就必须得和蒋家这条大鳄搭上关系。

    令他稍感安慰的是,素来一身反骨的小儿子今天不止乖乖地跟了来,还极其用心地把自己捯饬成了精英的模样。

    嗯,这才是他宮家子弟该有的精气神儿。

    宫市长当然不会知道,宫云泽来蒋府不是为了捧老爹的场、抬老爹的面儿,而是怀揣着某种恶意的。

    自打进门起,这位身着高定西装的年轻人始终面色阴沉,目光在人群中不断地逡巡着。

    戴俏走出来的那一刻,他的两颗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

    怪只怪那女孩太过耀目!

    然,宫云泽刚刚上前两步,就被几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子给拖走了。

    因为失去了意识,所以是拖走,而非带走。

    没有客人看见这一幕,包括他的市长老爹在内。

    但,蒋三爷的鹰眼将那边厢的小动作看得个清清楚楚。

    他抿了口香槟,拧眉发问,“二哥,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合规矩?”

    蒋二爷正了正钻石袖扣的位置,“规矩是人定的。我只知道,有人要在我大侄子的订婚宴上找不痛快,作为长辈,必须帮他把事端掐死在萌芽之中。”

    好吧,他有钱有势有脾气,他横着走路没问题。

    但,就是这位不惯病的主儿,独怕一人。

    目光扫到堂弟身侧,顽铁顿时化作了春水。

    “沁沁,今晚这种乱糟糟的气氛不适合你,怎么不留在房间里休息呢?”声音软了八度,快要低到地毯里。

    骆心莞尔一笑,“二哥,无碍的,我不累……”

    蒋三爷拦过媳妇儿的话,“还有一个月就到预产期了,医生建议骆骆多动动,对生产是有好处的。”

    蒋二爷忖了忖,立刻变了颜色,是毫不遮掩的那种转变。

    “怎么这一胎要顺产吗?生恩恩的时候是剖腹产,子宫上已经有了伤口,耐受力一定下降,第二胎采取顺产方式,谁能保证无虞?”

    虽然心急,但说得不无道理。

    不过,明目张胆地谈论生孩子的方式,堂而皇之地关心弟媳妇儿的子宫,这……多少有点过格。

    骆心难免不好意思,便垂眸不语。

    反正她知道,但凡是她不想接的话茬儿,蒋三爷总会帮她接起来。

    果然,他正色跟堂兄解释,“二哥,你的担忧我也有过。但是医生说了,两胎之间的间隔期已经超过三年以上,剖腹产的伤口可以很好地愈合,所以是不会有大问题的。”

    然,蒋二爷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说服的。

    “医生的话能全信吗?如果沁沁的子宫没有修复好,顺产出了大问题怎么办?”神色凉凉的。

    “不然你以为我舍得让她顺产吗?医生的建议总要适当考虑吧!”蒋三爷略有不快,“二哥,你不是妇产科医生,不要再多加置喙了,好吗?”

    蒋二爷眯起眸子袖起手,“我用脑子想问题,有什么错?”

    蒋三爷的脸色忽然变得臭臭的,“合着你认为我在这件事上没用脑子是不是?”

    眼看着事态又要一发不可收拾,骆心赶紧挪到兄弟俩中间,两只手分别推在他们的胸口,阻止他们往一块儿凑。

    “订婚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作为长辈,你们得过去见证晚辈的重要时刻。别让外人看屹尊的笑话,好不好?”苦口婆心相劝。

    兄弟俩对视的目光是带着愤怒的。

    但,当他们各自看向骆心的时候,怒火纷纷偃息。

    按照预先商定好的,两位叔叔要先后致词,为侄子和准侄媳妇送上祝福。

    蒋少恭不放心骆心独处,便把她送到了岳父身边。

    老祝和狄风在一起,他们在休息区陪恩恩玩国际象棋。

    骆心的到来没能令这三辈人从棋局中走出来。

    确切说,这几年老祝和狄风把工作之余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恩恩身上。

    老祝教恩恩学文,狄风带恩恩习武。

    才几岁大的娃,心思缜密,身手了得,已经不是同龄孩子能比得了的。

    骆心百无聊赖地坐了会儿,跟父亲打了个招呼,起身去厕所。

    路过小舞台的时候,见众人都围在那里,认真倾听蒋二爷和蒋三爷对侄子小两口的祝福,她便明白了老祝为什么不去凑热闹。

    原来是不想喧宾夺主。

    毕竟,就眼下的实力来看,蒋家三房合在一起,也敌不过一个june。

    从卫生间出来,骆心去了二楼书房。

    楼梯口是有佣人把守的,为的就是婉拒客人上楼。

    以蒋屹尊的洁癖性子,把整个一楼豁出去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他绝不可能准许家人之外的任何人随意去二楼和三楼。

    当然,骆心的双脚是拥有特权的,可以踏足蒋府的每一寸地方。

    她在书房里找了本书,仰到沙发上,信手翻阅起来。

    看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约莫楼下的订婚仪式已经接近尾声,便把书放回原位,出了书房。

    孕妇总是爱饿,尤其是将要临产的孕妇,每次吃不了多少,过会儿就饿得受不了。

    她现在亟需吃点东西。

    楼梯下了一半,骆心倏然发现在楼梯口值守的那个佣人不见了。

    原本也不算什么事。

    可是,走下楼梯之后,余光里的红色把她吓了一跳。

    扭头看过去,却见之前还跟她打过招呼的那个佣人正倒在血泊之中。

    刺鼻的腥味扑面而来,骆心不禁干呕两声。

    就在她准备去叫人的时候,一个冰凉的东西架在了脖子上。

    “别动!”

    声音从脑后传来,很冷,仿佛来自地狱,根本不是开玩笑。

    事实上,也没人敢这么和她开玩笑。

    骆心忽然意识到,自己被歹徒挟持了。

    “我不动,你别伤害我。”她下意识抱住了肚子。

    “只要你听话,我是不会轻易伤到你的。”歹徒警告道。

    骆心定了定神儿,“你想要多少钱,只管说便是。”

    她不敢回头看,怕惹恼了对方。

    男人居然还有心思轻笑,“如果我说我不要钱,你信吗?”

    骆心不置可否。

    如果这个歹徒真的不想要钱,那就麻烦了。

    “你想要什么?工作吗?”她试图引导他向善而为。

    歹徒紧跟着笑出声来。

    骆心听出了嘲弄的意味。

    她觉得自救已经不可能了,只盼着有人能发现她被劫持,然后通知三叔来救她。

    可是很遗憾,府内佣人各司其职,无人擅离职守,也就没人过来这边。

    蓦地,骆心的肚子“咕噜”了一声。

    “这位先生,能帮我弄点吃的吗?”她放软了态度,“肚子里的孩子经不起饿……”

    才说完,一只大手从后面伸过来,递了一颗水煮蛋。

    骆心犹豫了一下,接过微温的鸡蛋,在楼梯扶手上磕了磕,剥皮,开吃。

    她觉得自己可以多拖延一点时间,只要留在房子里,获救的几率就会很大。

    ——三叔看不到她,势必会四处寻找,总能寻到这里来。

    细嚼慢咽吃了水煮蛋,骆心抚了抚肚子,提出还想再吃点什么。

    “别得寸进尺!”男人再次警告。

    声线依旧很冷,但,不再像是来自地狱。

    骆心咬着嘴唇垂首,弱弱地说道,“大哥,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好不好?我不希望伤害到肚子里的孩子。”

    颈上冰凉的东西往外挪了挪,“你是蒋家人,对不对?”

    “嗯。”骆心点头。

    她没有细说身份,因为不知道会不会触上雷区。

    男人轻吁一声,“既然你是蒋家人,那就注定了……”

    “什么?”骆心没明白注定了什么。

    不待男人往下说话,蒋三爷出现在了前方不远处。

    “你,把她给我放开!”寒冽的命令声接踵而至。

    “三叔……”骆心忍不住轻呼。

    话音未落,颈上的刀子又压了下来。

    痛,凉。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