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如若有天意的无需申请自动送《致命游戏等您来战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一百零七章 别样比赛方式带来的猜想
    所有的比赛,都在按照进程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云落天这边再次出现了新的状况。

    当北月狐说出具体的比赛内容时,所有的玩家们都蒙圈了,因为他们并不是进行普通的修复,而是学习调配修复液这种神奇的存在。

    可是在这里的玩家,连修复普通的冷兵器的方法都没有学习过,更不用说了解修复液这种高级货了。

    虽然说让所有玩家参与学习制作的修复液仅仅是最低级的那一种,只能够修复最普通材料的冷兵器。

    可是这样的东西,对于一大帮子完全对此毫无理解的糙老爷们来说,简直就是要命的存在。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手上只有一份配方,三分制作修复液的材料!

    而且这三份材料还是混在一起的。

    换句话说,他们只有三次机会,按照配方上面的办法将修复液制作出来,如果失败了,那么这次比赛您就会在淘汰的边缘默默等候了。

    但是这三份材料却需要自己动手来分开,这考验的就不仅仅是大家的动手能力了。

    相关的知识储备也相当的重要。

    只不过……这些玩家之中又有多少人对这个很了解呢?

    “清灵花三克?麻糬半颗?紫红归三克……妈的!这都是些什么玩意?是给人用的吗?简直过分!”

    “别的不说,就这个剂量,连基本的称量工具都没有,你让大家怎么分出来?”

    “还有那个紫红归,那是什么东西?啊?剧毒!腐蚀性相当的强,连保护措施都没有提供,你们节目组想做什么?”

    “……”

    不过也不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其中一名瘦高个子,带着金丝眼镜的玩家,拿出配方就念了出来,随后就是对节目组连绵不绝的声讨:“最重要的就是,这个修复液和我们对冷兵器的考核有半分关系吗?这样的比试没有任何的道理!”

    面对这位玩家劈头盖脸的训斥,比赛负责人北月狐却笑了笑:“这是节目组上面的决定,与我无关,我也做不了主,你要是不想比,那么你可以选择弃权!”

    公式化的回答,显然对于这位玩家的愤怒,负责考核的人丝毫不在意。

    对于他来说,玩家的死活从一开始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更不需要他来在意。

    节目组本身的态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云落天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更是有数。

    “你们这是霸权!”然而这位带着金丝眼镜的玩家依然打算据理力争!“我可告诉你们,这是在直播中!你们这样敷衍了事的用完全不搭边的考核方式来进行所谓的比试,根本就不公平!再说了,仅仅是做个修复液,你们带我们来到这个冷兵器陈列室做什么?展示你们节目组是有多么丰厚的财力和权力吗?”

    最后的那句话,更是暗中给节目组这边下了一个套子,眼镜下面狭长的丹凤眼中,闪过一丝算计的色彩。

    “这是节目组对你们最大的公平!”然而北月狐听到却根本没有打算一一解惑,只是冷冰冰的对着他来了一句话,“我再说一遍,您要是真的觉得不公平的话,您可以选择弃权!”

    “如果您在这样在这里扰乱秩序的话,不要怪我不给您面子!”并且北月狐显然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对他来说,这个玩家也不过就是一个刺头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果断威胁一句,要是实在不听的话,人道主义消灭也是可取的!

    北月狐话语的意思很准确的传到了大家的耳中,这下所有有意见或者悄悄观察事态发展的玩家们都全部老实了下来。

    就连那个斯斯文文、带着金边眼镜、第一个跳出来的玩家也终于闭上了嘴。

    他明白,只要自己在干瞎说一句话,等待他的就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被这位负责人直接淘汰掉。

    他们是有这样的权利的。

    而被淘汰的后果……没有人想要体验。

    解决完了这帮总是想要搞事情的玩家们之后,北月狐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那么接下来,就请各位玩家想办法完成这次修复液的调配吧!”

    说完这句话,北月狐转身就要准备跑到一边去休息,不理会玩家这边的事情了。

    看着北月狐走向休息区的方向,大家脸上一脸的无奈。

    别的不说,就说刚刚那个金边眼镜说的话,那个叫做什么紫红归的东西,谁还敢碰那玩意儿?

    这比赛简直就没有办法进行好吗?

    怎么操作就是死路一条的感觉!

    面对这样的困境,大家伙儿显然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

    “哦,对了!”突然,北月狐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突然拍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直接吸引了所有玩家的注意力,同时大家伙儿的眼中也燃起了一丝希翼。

    显然都在期待着北月狐说出什么能够帮助大家解决困难的话来。

    然而让他们失望的是,结果并非如此,反而给他们带了了更大的打击。

    因为北月狐的话是这样说的“我差点儿忘了,这个配方是错误配方,里面被故意添加了一个不能放进去的材料,一旦放进去,你所调配的这副修复液就直接报废了!大家可要好好的辨识一下,不要乱来哟!”

    “……”

    听到北月狐说完那段话之后,大家伙儿顿时觉得生无可恋了。

    本来想要按照配方将所有的东西都找出来,就不容易了!大家认不认识东西暂且不说,就连不顾一切的想要先均分出来都是问题,毕竟没有提供称量工具,别不说,就说分量问题,就足够考验大家了。

    偏偏面对这样的情况,还要让大家找出里面的问题,这是用来选取修复师学徒的吧!

    这特喵的谁会?

    玩家们面面相觑,久久没有动作,就盼望着面前这位北月家的大小姐,看着大家这一脸苦相的模样,突然间大笑出声告诉大家这其实不过是逗大家玩的而已!

    然而,北月狐说完之后,就开始继续刷着自己的个人端,完全不理会大家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玩家们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他们只是玩家,什么都做不了,除了听从节目组的安排以外,他们没有任何的选择余地,至少这个时候没有!

    想到这里,大家的心中就全都是说不尽的心酸。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能有什么办法呢?

    云落天看着之前被工作人员抬到自己面前的案板,上面的东西显然和其他玩家都是一样的。

    一份儿纸质配方、三份分量被掺和到了一起的材料、杯子若干,小型材料调配炉一个。

    还有几张什么都没有写的纸,和好几张金属片,作用未知。

    但是……除此之外,周围两个玩家案板上的东西也同样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换句话说……他们用了什么材料,云落天这边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这一发现,让云落天微微眯起了眼睛,节目组的用意被云落天察觉到了一丝丝。

    但是这样的发现并不能保证什么,毕竟无法准确的把握分量也会导致调配的失败,没有人能够肯定自己的分量一定就是正确的。

    这样一来,麻烦就更大了!

    然而云落天不相信没有任何的解决办法,不然也根本不用进行所谓的考核了。

    除非……节目组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让玩家们通过第五关的考核。

    可是这样的话就完全说不通了。

    毕竟这一次就算全体玩家都不能通过考核,能被淘汰的玩家也只有五十个而已,这对于玩家的基数来说,连零头都算不上,只是为了激励所有的玩家卖力表现而已。

    如果大家都考核失败,随意抽取淘汰的玩家,那也只能说各凭运气了,这样一来,这个考核就算是彻底的没有意义了。

    但是这并不是绝对的,因为还有一种情况是对节目组来说是有意义,那就是:这批玩家中有节目组无论用什么手段都想要淘汰的玩家,但是又不想很明显的得罪什么人!

    那么这样一来,这个操作就相当的有意义了。

    首先这位玩家没有通过考核,节目组给过他机会了,随后抽签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轮了,所有同样成绩的玩家都会参与,他正好倒霉抽上了,这可是大家都没有办法的事情。

    这样一来节目组就公然置身事外了。

    不过这样的玩家会是谁?

    云落天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想法,节目组那边本来就对易鹤又看法,而这一次竟然对易鹤百般妥协,这完全不合理。

    那这么说的话,自己这些在易鹤手下的玩家不是想当的危险吗?

    先通过看似和易鹤达成的协议,将脱离易鹤保护的玩家一网打尽,随后开始逐个在限定范围内逐个收拾被易鹤维护的玩家们。

    这样一来,易鹤这一次能够取得的成绩就变得相当的低了,节目组那边就有了“弹劾”他的把柄在,可以想办法那捏一下他,找回一部分的主导权了。

    想到这里,云落天第一反应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易鹤现在的处境,尤其是之前擂台赛的时候,斩暨带着新研发的药剂逐一实验,不在易鹤身边,现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易鹤如今身体不适,要是那些人有什么动作的话,也不知道易鹤能不能应付得了。

    想到这里,云落天有些待不住了,可是除了继续参加比赛之外,自己竟然没有任何的办法!9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