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陆晓果的无需申请自动送《时光有你,花开如许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五百零二章 我不是你的男朋友啊
    司马小昭放学回来了,耷拉着脑袋,唉声叹气。

    “唉,没想到我们家这么快就破产了。”

    马玉竹瞪了他一眼,“你这孩子,胡说些什么呀,我们家哪有破产?”

    “外公死了,二姨死了,公司被别人占了,不就是破产了吗?今天我的同学都在议论我,还问我家里要是破产了,没钱了,还能不能来上学?”司马小昭撇撇嘴,他并不懂破产是什么意思,觉得爷爷的公司没了,应该就是破产了。

    马玉竹捏了下他胖乎乎的小脸,“别听那些鬼东西们胡说,我们家有的是钱,就算没有了马氏也不会破产,再说了,还有你姑姑给我们撑腰呢。”

    司马小昭做了一个鬼脸,“对,我现在住姑姑家了,你们破产了,我也不会变成穷人。你可不要接我回去,我是不会回去的。”说完,他背起小书包,跑上了楼。

    “这孩子。”马玉竹望着他的背影摇摇头,然后握起了司马钰儿的手,“大姐,你得让姐夫想办法帮我们把集团夺回来呀,马家和陆家也算是亲家,马氏落到别人手里,对陆氏是有影响的。”

    司马钰儿搓了搓手,“上次宏远绑架小昭的事,你姐夫还在生气呢。我找个合适的时间,跟他提提,试探一下他的口气。”

    “姐,宏远再不好,也是你的亲弟弟,要是有外人敢欺负你,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护着你。如果他完了,就没有人可以帮助大姐了。”马玉竹说道。

    司马钰儿没有说话,虽然司马宏远让她很失望,但终究是她的亲弟弟,他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她怎么能不管不顾呢?

    陆宇晗父子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陆谨言一进房间,花晓芃就给他倒了一杯香槟,“庆祝一下,老公!”

    “庆祝什么?”陆谨言坐到了沙发上,神情淡漠如风。

    她吐舌,不愧是纵横商场多年的战神,云淡风轻,完全就没当成一回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随便庆祝一下呗。”

    陆谨言薄唇勾起一抹微弧,跟她轻轻的碰了一下,“喝酒没意思,要庆祝,晚上就来个全套服务。”

    她娇嗔的斜睨了他一眼,又精虫上脑了。

    “我们可是有规定的,一个月一次全套服务。”

    “这是额外奖励。”他含了一口香槟,俯身,啄住了她的唇,把香槟喂哺进了她的嘴里,然后一把抱起她朝浴室走去。

    两个小时后……

    她依然是被抱出来的,身体已经化为了一滩软水,不过脑子还是清醒的。

    “今天马玉竹来找小妈了,司马宏远不会罢休的,他肯定要想方设法的把自己的位置夺回来。”

    陆谨言撩开她额头湿漉漉的秀发,“笨女人,这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

    她顽皮的吐吐舌头,“我知道,就是想要提醒你,当心一点嘛。”顿了下,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压低了声音说道,“你觉不觉得马玉梅的那场车祸,跟我遇到的那一场有点像?你说司马宏远找得会不会也是那个杀手组织?”

    这一点,陆谨言早就想到了,这件事正在他的调查之中。

    “我会弄清楚的。”

    ……

    第二天,花晓芃约了秦如聪一起喝下午茶,没想到在茶厅遇到了夏以然。

    花晓芃暗地里吸了口气。

    这就尴尬了。

    希望秦如聪能好好应付,别让她瞧出破绽来。

    “她就是夏以然,你兄弟的女朋友。”她极为小声的提醒道。

    “我知道,见过照片。”秦如聪点点头,连做了两个深呼吸,强迫自己保持平静。

    “真巧,你怎么会在这里?”他嘴角裂得大大的,夸张的假笑掩饰了所有的局促。

    “小毛孩子,你不是说今天要陪老人家吗?怎么变成陪妹妹了?”夏以然嫣然一笑,用着调侃的语气说道。

    秦如聪挠了挠头,“老人家要午睡,我就溜出来喝个下午茶。”

    “真没想到,你还这么有爱心。”夏以然笑着说。

    “这不是爱心,是孝心,她是我奶奶,这是我应该做的。”秦如聪耸了耸肩。

    夏以然秀眉微挑,有些吃惊,“你的奶奶不是在国外吗?”

    “我的干奶奶。”秦如聪不慌不忙的、轻描淡写的解释道。

    夏以然戏谑一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喜欢认干亲戚。”

    秦如聪摊了摊手,换上了诙谐的语气,“你不知道的事多了,要是一眼就能被你看穿,岂不是很没有内涵了?”

    夏以然伸出手来,想要像从前一样,抚他的头,他下意识的一闪,避开了。

    这个反应,让她震动了下,“怎么了?”

    花晓芃赶紧道:“哥是不希望你总是把他当弟弟看待,他可是你的男朋友。”

    秦如聪低咳了声,极力保持镇定,“对,夏以然,两岁不是鸿沟,以后你在我面前得小鸟依人,不能当大姐大。”他的语气里带了几分霸道,像是在发布命令。

    夏以然惊愕,总觉得他今天怪怪的,有哪里不一样了。

    花晓芃心里很清楚。

    秦如琛和秦如聪在性格上是完全不一样的。

    秦如琛放荡不羁、玩世不恭、离经叛道,有时候还有几分孩子气,而秦如聪成熟稳重,睿智敏锐,性情虽然温和但不失果决。

    “以然姐,你下午有安排吗?”她机智的转移了话题,分散夏以然的注意力。

    夏以然摇摇头,“没有,我准备到处逛逛。”

    花晓芃莞尔一笑,“我刚好也没什么事,哥喝完下午茶,就要回去照顾老人家了,我陪你一起逛吧?”

    “好呀。”夏以然微微颔首。

    秦如聪拿起一块小松饼,在上面涂了一层蓝莓酱,又抹了一点芝士,正要吃,夏以然的声音传来,“咦,你怎么不刷辣椒酱了?”

    秦如聪呛了下,“辣椒酱?”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如此诡异的吃法。

    “对呀,你说这是你独创的吃法,中西结合。”夏以然嘻嘻一笑。

    秦如聪狠狠的咽了下口水,“我……现在改变吃法了,尝试一下地道的英式风味。”

    “可你不是最讨厌蓝莓酱吗?”夏以然柳眉微挑。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