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糖果淼淼的无需申请自动送《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宠上天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1375章:他朝她脖子上咬了一口
    管事被小樱被鞭打倒地后,很快惊动了上面的老管事。

    老管事一来,被打趴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的管事便开始控诉小樱的罪行。

    身在缅北王宫,奴隶房工作的人是最为低贱的。

    从没有人敢对抗管事。

    小樱还是头一个。

    老管事一来,就吩咐人将小樱扣押住。

    “对管事动手,是要被拖出去乱棍打死的!”

    躺在地上哀嚎的管事惨叫着附和,“将她拖出去乱棍打死,哎哟,这个丑八怪太狠了!”

    小樱将管事让她替舞姬洗衣的事说了出来,“是他们先联合坑我,我不配合,他就动手,我没做错,难道要白白挨打?抱歉,我不是sb。”

    老管事眉头紧皱,“死到临头还伶牙俐齿,将她拖到行刑房。”

    趴在地上的管事眼神阴沉又愤恨的瞪了小樱一眼,跟他斗,也不看看她自己几斤几两。

    就在小樱即将被带走时,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住手。”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带着几个亲信走了过来。

    看到阔步朝这边走来的龙溟,众人屏息凝神。

    不仅因为龙溟来了奴隶房,也因为他居然将留了多年的胡子全部刮干净了。

    龙溟自坐上王位,他就一直留着满络胡腮,很少人看清他的轮廓。

    而此刻,他脸上的胡子居然被刮得干干净净了。

    被人扣押着的小樱,看到龙溟时,同样愣了愣。

    她见识过年轻时候的龙溟,自然知道他长得不赖,但那时他还是个小鲜肉,多年后,他又留着胡子,她也没有看清楚过他的样子。

    五官还是一如继往的深邃精致,轮廓宛若刀雕斧凿般极具立体感,幽深的蓝眸,高挺的鼻梁,不厚不薄的双唇,线条削瘦的下颌,组合在一起,英俊又狂野。

    一身黑色衣裤勾勒出他阳刚伟岸的身形轮廓,刮了胡子,他既显年轻又富有成熟男人的韵味。

    昨晚差点就能勾引到龙溟的舞姬眼睛都快看直了。

    王居然那么英俊有型?

    龙溟没有看其他人,鹰隼般的眸子落到小樱身上,见她眼中露出一丝惊艳,他满意的收回视线。

    刮了胡子,他不比她喜欢的乔砚泽差多少吧!

    虽然不是同一个类型的,但至少,他的长相也是不差的。

    然而小樱脑子里想的是,龙溟为毛无缘无故刮了胡子?

    老管事最先反应过来,他将小樱打了管事的事汇报给了龙溟。

    趴在地上的管事一脸期待又惊惧的看向龙溟,以前王从不来奴隶房的,这次居然为了他的事过来,他深感荣幸又有些诚惶诚恐。

    “王,请您一定要为属下做主。这个奴隶,不服从管教,刚来洗衣房就将我打成这样!”

    小樱紧咬住唇瓣,她没有再看龙溟一眼,也没有再辩解什么。

    反正下场都是拖下去乱棍打死,龙溟怎么惩罚她都已经不重要了。

    就在大家都以为龙溟会下令让小樱死无葬身之地时,龙溟却冷冷开口,“将管事拖下去打死。”

    管事和老管事都睁大了眼睛。

    管事吓得一阵哆嗦,“王,我错在哪里?”

    “错在你睡了那名舞姬。”龙溟眼神冷鸷的扫了一眼看好戏的舞姬,舞姬意识到危险,她两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还来不及开口,就听到龙溟冷冷道,“将她一并拖下去,给管事路上作个伴。”

    舞姬闻言,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

    小樱没想到龙溟非但没惩罚她,还让新管事允许她休息半天。

    昨晚基本没有睡觉,神经又一直处在紧绷中,小樱倒在床上便睡着了。

    龙溟再次来到奴隶房,没有惊动其他人。

    亲信守在奴隶房外面,龙溟独自进到小樱睡觉的房间。

    房间有四张床,其他人出去做事了,小樱躺在床上睡觉。

    龙溟进去时,她没有醒。

    龙溟站在床边,自上而下的盯着床上的女人。

    以前她勾引老缅北王,娇气得不行,床硬了不睡,软了也不睡,看到小虫子就哇哇直叫,他以为她真是哪个大户人家养出来的温室花朵,原来都是装模作样的。

    这几年,看来她过得相当不好。

    瘦了,也憔悴了不少。

    长长地睫毛下,黑眼圈明显,以前柔嫩的双手,掌心里也磨出了薄茧。

    龙溟的视线往下,看到她雪白脖颈上有一片红痕,他眉眼沉了沉。应该是萨克留在她身上的。

    龙溟俯身,朝她脖颈靠近。

    指尖划上她那片肌肤,摩挲了几下。

    小樱感觉到有人摩挲着她的脖子,但她陷入了梦魇,无法醒过来。

    她梦到小曦被乔砚泽带走后,乔砚泽无法放下仇恨,他变成了一条大蟒蛇,张开血盆大口,猛地咬向小曦的大动脉。

    她跑去救小曦,突然,那条大蟒蛇,咬住了她的脖子。

    她感觉到一阵疼痛。

    “乔少,你松口……”

    正在咬小樱脖子想要将萨克留下的痕迹毁掉的龙溟,听到小樱的呼声,他身子陡地僵住。

    从她脖颈抬起头,朝她看了一眼。

    她并没有醒过来,只是嘴里一直叫着乔砚泽的名字。

    龙溟眼中寒意浮现,他死死盯着她,好似要将她吞腹入骨。

    但最终,不想再多看她一眼,快步离开。

    砰的一声,门被摔关上。小樱被巨大的声响惊醒。

    她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好像还在震动的房门,秀眉拧成了一团。

    感觉到脖子有些疼痛,小樱伸手摸了一下,却发现脖子有处破了皮。

    她楞住。

    刚刚,谁进来咬她了?

    ……

    乔砚泽在岑曦住的套房隔壁重新开了间房,他没有睡,坐在沙发上,抽了半夜的烟。

    第二天早上,他将大左小左叫过来开了个会。

    分析利少躲藏路线后,乔砚泽摁了摁眉心,“我和大左留在缅北追捕利少,小左你等下带岑曦回都城。她身子虚弱,你带她到皇家医院做个检查。”

    小左领命。

    乔砚泽抬起左手看了眼腕表,“快八点了,小左你找个女服务员去隔壁看看她起床没有?她昨天没有吃东西,想必早饿了。”

    几分钟后,小左急匆匆过来,“少爷,出事了!”

    …………

    三更完~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