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千桦尽落的无需申请自动送《傅先生,偏偏喜欢你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这几年最热闹的一年
    她觉得以陆津楠那种个性应该不会这么作贱他自己,早年别人抛弃他,现在回来他不至于又跟哈巴狗一样贴上去……

    可想想陆津楠在自己这里死皮赖脸的劲儿,这个……还真说不准。

    她咬了咬牙穿上卫衣外套走到门口,想着如果陆津楠还在,她干脆就放陆津楠进来,可从猫眼儿里往外看了眼,外面已经没有人了。

    白晓年一颗心沉了下来,她双手扶着门板,不找痕迹的收紧,闭了闭眼,她想也挺好的……

    都说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大概因为陆津楠一直都没有得到过洪锦芸,所以心里还有执念吧!毕竟……为洪锦芸人都杀了。

    她觉得这种感觉不是很美妙,昨晚两个人还做了那档子事儿,今天一大早出现了个美人儿就把陆津楠勾走了,怎么想都让人觉得她白晓年不如别人漂亮一样。

    白晓年拉开冰箱,从冷冻室拿出冰激淋挖了一大口送到嘴里,抿住唇,那种冰凉入股的感觉才能让片刻缓解心里的难受。

    昨晚被她扔在在地毯上的手机响起,白晓年走过去捡起来,一看是自己的同事,接通……

    “嗨,莫特森……”

    “白,你之前拜托我给你找房子的事情我已经搞定了!你下午要不要过来看看?!你那个公寓的确不能住了,那里不太安全!”

    “你帮我看吧!你觉得合适就好,定金我转给你!”白晓年道。

    白晓年临时在这里落脚是实在没有办法,这里她一个小姑娘住的确是不安全。

    “那好,回头我给你发照片,你看着觉得合适我就给你定下来!”说完之后电话那头的莫特森想了想补充了一句,“给你找到的房子就在我住的公寓楼下,我觉得我们也能互相照应,你丈夫介意吗?!”

    莫特森也是在发布会上才知道,白晓年的丈夫居然是陆津楠,之前莫特森追求过白晓年,怕陆津那介意便多嘴问了一句。

    白晓年听到丈夫两个字眉头一紧,岔开话题道:“这不是很好么,你不是一直想吃中国美食,如果可以搬过去以后可以请你吃啊!”

    白晓年语气故作轻松。

    “好!那我去给你拍照!”莫特森语气轻松,“对了,别忘了今天中午你的采访。”

    挂了电话,白晓年脸上的笑容逐渐沉了下去,脑海里全是刚才从卧室出来时陆津楠被抱住的画面。

    她眉头紧皱,用勺子剜了一大勺含进嘴里,咽下去又吃了一勺。

    白晓年这一勺接着一勺,起来空着胃吃了大半桶冰激淋,胃便隐隐不舒服。

    今天中午有采访,白晓年知道肯定会被问关于和陆津楠婚姻的问题。

    他们俩现在是什么状态?!

    之前是离婚协议书已经签字,只要陆津楠签字就会生效,可陆津楠死皮赖脸的不签。

    现在洪锦芸回来了,大概会有所不同。

    白晓年站在穿衣镜前,认真涂了口红,调整好自己高领羊毛衫的高度遮挡住那些暧昧的吻痕,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勾起唇角,觉得自己的状态不错,白晓年才把口红收起来放进包里。

    她像是下定了决心,既然现在陆津楠已经出来了,那么他们的关系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离婚进行时也没有什么可丢人的……

    此时,白晓年曾经在国内和陆津楠谈恋爱的那点儿破事儿,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知道白晓年是林暖好姐妹的都再说,可能是林暖给陆津楠和白晓年牵的线。

    毕竟……陆津楠也是傅怀安的好兄弟,又是凯德集团总裁这样的身份。

    ……

    傅怀安放心不下林暖,处理完陆津楠的事情,便赶回国内。

    林暖得知后来陆津楠是被白晓年带走的,把换洗衣服递给傅怀安:“晓年那个人刀子嘴豆腐心,现在陆津楠住在晓年那里,两个人又都是喜欢彼此的,好事肯定能成!”

    今天是小年夜,要去林家老宅吃饭,傅怀安几乎是卡着点儿回来,洗漱一下就要出发。

    林暖本是没有想到傅怀安会赶回来,原本都要出发了,这会儿少不得要给梁暮澜打个电话说一声,让他们别着急。

    其实林暖也看出梁暮澜和林景全有想要收岑墨当干儿子的意思,林暖相信岑墨聪明应该也看了出来,今天晚上岑墨愿意和她一起去林家老宅,也说明岑墨事愿意的,大概今晚梁暮澜就会提这件事儿。

    林暖坐在大床边,听着里面傅怀安洗澡的声音,觉得安心极了。

    等傅怀安洗漱出来,见林暖乖巧坐在床边,他擦着头发关上浴室门,走到林暖面前,俯身双手撑在林暖身体两侧,声音性感的一塌糊涂:“想什么呢?!”

    “想你啊!”林暖仰着头,唇角绷不住笑意,纤细的双臂缠上傅怀安的颈脖,攥着他脖子上的毛巾替他擦头发,“特别想你!感觉和你分开了好几年似的那么想你!”

    “度日如年?!”傅怀安把身子伏得更低了一些,方便林暖帮他擦头发。

    “对啊!一日不见如隔三十个秋……”

    “嗯,那明天我去公司,带上你吧……”傅怀安幽邃的眸子望着林暖,说的煞有其事。

    “好啊!”林暖颔首。

    换好衣服,岑墨和宋窈已经在楼下等着林暖傅怀安两口子,见他们下楼岑墨才拿起西装外套穿上,系着西装纽扣:“走吧……”

    那天晚上林家的小年夜极其热闹,大概是这几年最热闹的一年。

    林老太太心血来潮入冬后让人做了暖炉,一大家子围着暖炉坐下,吃着橘子聊天,林老太太笑得特别高兴,说起小时候的事情,说小时候就是这样一家人围在暖炉前聊天说话,感觉特别好。

    在暖桌上,林景全向岑墨提起想要让岑墨做他们干儿子的事情,虽然在意料之中,岑墨还是忍不住心里暖流阵阵。

    林暖用手肘撞了撞岑墨:“哥……还不答应!”

    “叫爸、妈啊!”林苒忍不住道。

    岑墨笑着挨个叫人:“爷爷,奶奶,爸,妈……”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