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七色假面的无需申请自动送《佳妻清婳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618章 我女儿没死!
    第618章 我女儿没死!

    “是啊,而且咱们也不能帮着下狠手,万一王妃心软原谅了这苏远山呢?”东顺侯夫人轻蹙着眉头:“当然了,这种可能还是比较小的,但咱们也不能插手。”

    东顺侯赞同的点了点头:“娘子说的是啊,再怎么说这都是王妃的家事,咱们没立场插手。”

    苏清婳这边在接连见到苏远山和于静之后,对老夫人的内疚之情就越来越重,在她看来,她算的上是牵连无辜了。

    “迷碟,老夫人这几日还好吗?”苏清婳状似不经意的问。

    “老夫人还好,就是不大爱讲话了。”迷碟说罢叹了口气:“这事说不怪她也不怪她,但是说怪她也怪她,这全看王妃怎么想了。”

    苏清婳轻轻点了点头:“其实仔细一想也不怪她,她若是劝得苏远山回了头,那我娘现在指不定过的是什么日子呢,走吧,咱们去瞧瞧老夫人去。”

    李嬷嬷和老夫人说了一上午的话,老夫人也没什么回应,这会儿她正着急呢,见苏清婳来了,也是满脸警惕。

    “王妃,我们老夫人委实是受不了刺激了,所以你……”

    “我今天来不是泄愤来的,所以你大可把心放在肚子里。”苏清婳说罢目光瞟向老夫人:“老夫人今日身子可还好?”

    老夫人闻言身子一顿,停下了收拾箱子的手,唯唯诺诺的回答:“还好,多谢王妃关心,我,我正收拾东西呢,把这些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看看,年岁大了,看有有什么没交代出去的吗。”

    苏清婳闻言挑了挑眉,随意的坐在了临近老夫人的椅子上:“老夫人想多了,你定然是会长命百岁的。”

    “借王妃吉言。”老夫人感激的笑了笑:“希望我过往做下的糊涂事王妃别放在心上。”

    “希望那日本王妃说的话,老夫人也别放在心上。”苏清婳有些内疚的看着老夫人说:“我回去仔细的想了想,老夫人当年做的事不是在害我娘,而是在帮我娘。”

    老夫人听了这话,心里马上舒坦了一些,笑容也带上了真切:“王妃不怨我就好,来,咱们俩一起看看我这箱子里都有些个什么东西,若是有王妃看的顺眼的,就送予王妃。”

    她不知道心里为何这般渴望苏清婳的原谅,她只知道现在自己有雨过天晴之感。

    “好啊,若是我瞧上贵重的,希望老夫人不心疼!”苏清婳略微调皮的说。

    “不心疼,不心疼,给什么都是应该的。”老夫人笑眯眯的说。

    二人翻箱倒柜,倒是翻出了不少好东西来,苏清婳对首饰之类的并不是很感兴趣,倒是几幅画卷让她起了好奇之心,她随手拿起了一副缓缓展开,然后就愣住了。

    “这应该是我婆婆年轻时的画像,有好些年没展开了。”老夫人目光含笑的凑了过来,然后也愣住了:“这,这画像……”

    她一直都觉得苏清婳面熟,一直觉得在哪见过,今日才知,这苏清婳长的竟然是像极了她婆婆,这简直……

    “难道真有转世一说?”苏清婳一脸纳闷的说。

    老夫人蹙眉打开了另一个画卷:“是啊,难道真有这一说?真像啊,太像了!”

    苏清婳目光瞟向老夫人手中的画像,目光又是一顿,画像上的女子,脖子上带了一个木佛的吊坠,看着好像和她娘给她的很像。

    这么一想之后,苏清婳便把脖子上带的木佛取了下来,仔细的看了看,越看越像:“若是转世的话,她有的东西我也会有吗?”

    老夫人闻言瞟了苏清婳手里的木佛一眼,随后变得激动了起来:“孩子,这,这木佛怎在你手上,你是从哪得来的?”

    “这是我娘给我的,说是可保我平安。”苏清婳不明所以的说。

    “你娘长什么样子啊?你娘叫什么?”老夫人一脸急切的问。

    苏清婳指了指自己的脸,说:“我娘长的和我一样,她叫于素。”

    “我女儿没死!太好了,我女儿没死!”老夫人说罢拉着苏清婳的手就不放开了:“孩子,我,我是你外祖母,你是我外孙女儿啊!你娘可好,你娘在哪?”

    “老夫人,单凭一个木佛就断定我娘是你女儿会不会太武断了?”苏清婳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娘……”

    “你娘心口有一块红色的梅花形的胎记!”老夫人一脸迫切的问:“我说的可是真的?可是对的?”

    苏清婳呆呆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对!”

    “素儿没死,素儿真的没死……这也就是说奶娘也没死,那她为何不带我素儿回来?”老夫人说罢呜呜的哭了起来:“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要让我们母女分离三十多年?”

    “我想问题大概是出在侯位上吧,先皇是以为我娘死了才给了侯位,若是封侯之后,又说我娘没死,那大概就是欺君之罪吧。”苏清婳苦涩的抿了抿唇:“到时候你们会把我娘怎么样?会不会巴不得她死了,会不会亲手掐死她?”

    她这是误打误撞了说出了当年奶娘的担心,这也确实是奶娘没有带清婳娘回府的原因。

    老夫人听了这话连连摇头说:“怎么会呢?就是豁出这侯位不要,我也要一家团圆啊,你外祖父定然也是这么想的!”

    “可人心隔肚皮,我姥姥心里并不这么认为,我也算是知道了她当时为何执意的让我娘嫁给苏远山了,她定然是想着若是苏远山能考取功名,我娘就有机会离开牛家镇,就也有机会见到你们,她特意叮嘱出镇必须带着木佛,怕也是这个原因,到时候你们见到木佛就算不想相认,怕也不会薄待了我娘,只是没想到……”

    “说到苏远山……她竟然敢抛弃我女儿!我定然是让他好瞧!”老夫人转激动喜悦为愤怒:“丫头,你别拦着我,我要为我女儿讨公道!你爹不是人,是畜生!你不能护着他!”

    这苏远山当年说她女儿粗鄙不堪,长相肥硕……敢这般诋毁她女儿,她轻饶不得!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