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笛声三弄的无需申请自动送《若无爱,何言欢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443章 全文终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

    昔日在海城叱咤风云的人物早已褪去身上的年轻气盛,身上是经过岁月沉淀的大气沉稳。然而他们的目光,却又那么清澈。

    让人不由得想起那样一句话——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陆南望是这样,谢晋迟沈长风,陆南谨时坤傅行止,皆是这样。

    与年少时唯一不同的是,他们身边各自有了携手共度一生的人。

    他们最值得骄傲的便是,经年累月,他们想要保护的人,依然拥有一颗最纯粹的少女心。

    又一年五月,陆南望时安做东,几家人一起去了洛城。

    用时安的原话是:我在洛城有座山,山上种满了大马士革玫瑰,请你们去赏花。

    时安的确有做山,是之前宋老太太去世留下的遗产,让她好好照料那一山的玫瑰。

    时安的确有用心找人去照料,今年照料玫瑰的人跟她说,玫瑰开的特别好,鲜花饼做出来会比往年的更好吃。

    他们还拍了照片给时安看,满山脚淡粉色的玫瑰,再配上湛蓝的天空,赏心悦目。

    所以时安一时兴起,就邀请他们一起去观赏她的玫瑰。

    山脚边有先前宋老太太命人造的度假别墅,来之前时安便让人收拾好了别墅,让人采购了生活用品和食材之类。

    到了那边,几个小朋友以前没这么近距离接触过大自然,陆念衾作为大哥哥,被吩咐好好看着弟弟妹妹,便由着他们去玫瑰园里面玩耍去了。

    而时安最近被陆锦瑟带进了游戏的坑,所以本来说到了之后要好好展现一番厨艺的她,此时拿着手机和陆锦瑟,陆南希,程潇,四个人一起开黑。

    时安不去大展厨艺,陆南希她们也跟着一起玩游戏,做晚饭这事儿,落在了他们几个男人身上。

    沈长风厨艺本来就好,所以他掌厨,陆南望他们打下手。

    陆南谨作为一个从不下厨房的人,就被分配到了洗菜。

    “南谨,我觉得你还是找点你能做的事儿吧!”沈长风实在看不下去陆南谨洗菜,“平时你和程潇都不自己做饭?”

    “嗯,做饭多麻烦。”陆南谨甩了甩手上的水,“也舍不得让程潇下厨房。”

    “重点不是下厨,是你们一起在厨房做饭这个过程。怪不得你这么多年之后次才追到程潇,单身也是有原因的。”沈长风不留情面地揶揄了一声。

    “呵,我不需要那些假把式。”陆南谨淡淡回击,“你厨艺好,花了多少年才成为我姐夫的?”

    “……”沈长风被怼回去,也就只能偃旗息鼓。

    陆南望看着沈长风和陆南谨刀光剑影,倒也不参与进去,平日里他们几个这样说话说惯了,也没什么。

    不过陆南望此时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说,他一边切菜,一边头也不抬地对傅行止说:“行止,小七最近很闲?”

    闲得每天拉着时安一起打游戏,严重干扰了他和时安的正常生活。

    “嗯,摄影展结束之后她说想好好休息一阵。”

    “我的意思是,让她少玩点游戏,伤眼。”

    傅行止觉得陆南望这是话里有话,抬头看了眼他,但后者依旧专心地切菜,好像在说什么稀疏平常的事儿一样。

    “她喜欢玩儿就让她玩儿。”傅行止不咸不淡地说着,自家老婆想玩个游戏,都要被阻止,那怎么行?

    “……”陆南望撂下手中的菜刀,表情略有些沉。

    这个傅行止,还是那么油盐不进,反正陆南望到现在都不明白,小七到底喜欢他什么。

    “你来切菜,看你刀工比较好。”陆南望半是命令地对傅行止说道,不管,反正他是老大。

    正在研究怎么用烤箱的傅行止只得放下手中的事情,拿了菜刀切菜。

    那有什么办法,陆南望是陆锦瑟的哥,也是他的哥。

    等陆南望出去了,陆南谨才对傅行止说道:“那不是因为小七老是找二嫂玩游戏,所以二哥才这么和你说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二哥对二嫂的占有欲很可怕。”

    “小七又不会把时安抢走。”傅行止倒是觉得陆南望过分了啊,不就是一起玩个游戏,怎么了?

    不过傅行止也觉得,陆锦瑟最近好像的确很沉迷那款手游了,好几次他想做点羞羞的事情,她都忙着和队友开黑。

    “我回头跟小七说说。”

    ……

    院子里,时安她们果然都拿着手机一起开黑。

    五对五的游戏,她们这边只有四个人,陆锦瑟组队的时候在好友里面另外拉了一个人进来。

    陆南望出来的时候,就听到时安说:“救我救我——啊——死了!讨厌!对面刺客太坏了,专门秒我!”

    “因为你是我们的主要输出,他肯定逮着你杀。”陆锦瑟一边和队友团,一边安慰时安,“你复活之后就躲我后面,我保护你。”

    她们打得起劲,陆南望走过去她们都没发现。

    陆南望看着时安用的是射手,但她刚刚被秒了,此时她的英雄躺在路边,等待复活。

    “刚才谁秒你的?”陆南望忽然开口问道。

    “对面李白。”时安嘟着嘴说道,“他大招一放,我根本跑不掉。”

    陆南望以前读书的时候也会和同学一起开黑,不过那时候用的都是电脑,操作还要复杂一些。

    时安仰头,看着身后的陆南望,道:“你帮我打呗?”

    “二哥平时不打游戏的吧?我们还是自己玩儿吧!”陆锦瑟觉得像陆南望这样日理万机的人,根本没时间玩游戏,真要帮时安打的话,她们这一把得输。

    “嗯。”陆南望伸手接过时安的手机。

    拿到手机的时候,时安的射手正好复活,他看了眼小地图,然后对正在打的另外三人说道:“你们别团,分开带线。对面经济碾压你们,先发育。”

    陆锦瑟:“……”

    陆南希:“……”

    程潇:“……”

    时安:“帮我秒了李白,他太嚣张了,刚才还嘲讽我!”

    “现在还不能。”陆南望很诚实地说道。

    有了陆南望的加入之后,他们从中路团变成各自带线。

    时安盯着自己手机屏幕,看着陆南望手指飞快地动着。

    “小七,你去拿蓝。”

    “哦。”听到陆南望的话,陆锦瑟乖乖地跑到野区去拿蓝,但是陆锦瑟看到陆南望藏在草丛里面,也不动。

    陆锦瑟也不知道自己二哥要干什么,她不管,努力打蓝buff,在看到蓝buff还剩下最后一点血,以为自己要拿到的时候,对面李白忽然间跳出来放了一个大招,收走陆锦瑟的蓝buff!

    生气!

    陆锦瑟马上放了技能,沉默住了李白。

    而就在这个时候,陆南望从草丛里面出来,利用闪现技能到了李白身边,再一个一技能让李白晕眩,随即放出大招,打得李白残血。

    “小七,收人头。”

    陆锦瑟马上释放技能,收走了李白人头的同时,也拿到了蓝buff。

    以为这就完了么,然后时安看到陆南望在聊天屏幕那边找到快捷对话,发了个“呵呵”。

    对着李白的“尸体”。

    嘲讽。

    对面李白立刻在公屏上打出字,道:对面孙尚香,你等着!

    但结果是,本应该秒掉射手的刺客,后半局被陆南望的孙尚香追得躲回泉水。

    结局,当然是她们这边获胜。

    陆南望的孙尚香,当之无愧的MVP。

    “我们……用的不是一个英雄吧?”时安在看完陆南望的操作之后,觉得他们两个玩的肯定不是同款游戏,同款英雄。

    “你装备没出对,秒刺客用饮血和无尽,这局已经拖到后面,就要出破甲。”

    众人:“……”

    “我们……一起打一局吧?”时安还没有和陆南望打过游戏。

    “嗯。”男人说着,便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递给时安。

    时安发现陆南望手机里面也有这款游戏,所以……偷偷玩儿?

    “你手机里面也有游戏啊?”

    “我总得知道你平时在玩什么游戏,才有共同话题。”陆南望道。

    “我说你们两个,我们这还有这么多人,你们收敛点,嗯?”陆南希看着这两人无时无刻不在秀恩爱,不对,他们这已经不是在秀,是日常。

    开局,时安依旧用了孙尚香,而陆南望选了上局被他追着打的李白。

    彼时傅行止他们也出来了。

    有了刚才时安将手机交给陆南望让他玩儿的先例,陆锦瑟也把手机给了傅行止。

    最后就变成,时安,陆南望,傅行止,沈长风和陆南谨。

    陆南望是刺客,一上来就去反野,偷走对面蓝buff不说,还配合沈长风拿了一血。

    他看到时安在下路被对面的肉怼,又立刻过去支援。

    但因为中路的傅行止离时安最近,所以他先过去帮了忙,等时安的危机解决之后,傅行止回中路,和往下路来的陆南望擦肩而过。

    气氛可以说,有点微妙了。

    但正在打游戏的时安根本没注意到那么多。

    等陆南望来了之后,时安的下路就一帆风顺了,而且这个男人真的是格外的霸道温柔,把对方打到残血之后,让时安收人头,又把时安保护得好好地,敌方根本没办法近她的身。

    在现实中秀也就算了,在游戏里面还看着他们恩爱了一把,陆锦瑟她们都觉得,好在刚才把手机给了自己老公,不然这狗粮够他们吃一阵儿了。

    游戏没打到最后,对面投降了,23-0的战绩,估计对面心态是崩了。

    而时安因为在陆南望的保护以及故意给人头的情况下,成为本场MVP。

    当然,傅行止他们打得也很好,毕竟这是个团队协作的游戏,就算有陆南望的carry全场,没有队友的配合也是白搭。

    看到陆南望这么秀了一波的时安当即表示:“你教我打游戏呗!”

    “可以。”陆南望很爽快地答应了,“但是,每天只能玩一个小时。”

    这样,才有利于促进夫妻间的感情。

    “好!”时安想着,先答应,到时候磨磨他,说不定能多玩一个小时呢!

    而此时,沈长风也在很认真地和陆南希解说这款游戏。

    程潇是这款游戏的代言人,就是操作有点不尽如人意。

    傅行止和陆锦瑟现在在单挑,年纪相仿的两人,似乎更有共同话题。

    在玫瑰园里面玩够了的几个小朋友采了一篮子的大马士革玫瑰,星辰提着篮子,踩着落日的余晖走过来。

    陆念琛和陆念衾跟在身后,像两个黑骑士一样保护着她。

    时安看着身旁的人,他们欢声笑语,是这世间最幸福的人。

    时安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所以这辈子才会让她遇到这群很好很好的人,遇到陆南望,遇到星辰,念琛。

    她想要的一直都不多,有他,有他们。

    余生,足矣。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