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茯苓半夏的无需申请自动送《撕心烈爱:周少请克制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345章 先早点回来见你
    照片上的周勀正站在一方类似于演讲大厅的舞台上讲话,身后投的大屏上有“bolognaillustrators”几个字样。

    常安当时觉得不大可能,可是打开对应项目的文案总结,上面清清楚楚记载了活动的整个过程。

    2016年博洛尼亚插画展深圳站在宝安区中心图书馆负一层展厅开幕,周勀作为赞助商之一通过基金会捐了一笔钱,当然,他的用意并不是在开幕式上有资格站在台上讲话,而是让主办方邀请一批爱好插画且有天赋却家庭经济困难的孩子,这笔钱便是支付这些孩子从世界各地来观展的交通费和住宿餐饮费。

    常安大为震惊,这件事周勀从头到尾都没跟她提过,包括他这几年与edan一只保持联系,替她继续运行基金,常安想,他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自己。

    常安压住满心的激动和好奇,没有直接在伦敦联系周勀。

    常安和常佳卉又在伦敦逗留了一天,主要用作购物,帮常佳卉选了一双婚鞋。

    按原定计划第二天回国,机票是提前就已经订好了,可是隔天早晨起床的时候常安有点不舒服,脸色很差。

    常佳卉怕她长途飞行吃不消,提议要不要改签机票。

    常安想着周勀出差快回来了,算算时间他们已经快有半个月没见面,上次见面也才短短几个小时,周勀半夜还是半夜回来的,两人话没讲几句,天一亮他又拎了行李奔向了另一座城市。

    常安看过周勀最近一个月的行程,已经排得满当当的了,即使是这次回来,他也只能在家呆两天,如果常安不按原定航班飞,她都未必能赶得上见他一面。

    “不用了,可能是昨天着凉了,我多喝点热水就行!”

    常安坚持要走,常佳卉也没勉强。

    两人把行李收拾好,去楼下餐厅吃了点东西,常安没胃口,但想着一会儿要赶飞机,还是强迫自己喝了点牛奶,吃了两片粗粮面包。

    吃完胃里感觉舒服了很多,也就没放心上,结果回去的航班常安吐了两次,一直到飞机落地前一两个小时她才舒服一点。

    高铭来接的机,先把常安送回长河。

    天色很晚了,周勀还没回来,常佳卉本来要留下来陪常安,但常安知道她也挺累了,长途跋涉,航班上她还照顾了自己一路,几乎没合眼,所以好说歹说把人给劝走了。

    小芝已经入睡,芳姨起来给常安收拾了行李,又煮了一点稀粥给她当夜宵,端着出来见常安靠在沙发上,脸色惨白。

    “要不还是陪你去医院看看吧,挂个急诊也行。”

    常安摇头,“不用,我应该是在那边吃多了生冷的东西。”

    “肠胃炎?”

    “也有可能。”

    “那给你去拿点药?”

    “嗯。”

    芳姨去翻药箱,结果翻了半天也没找到治肠胃炎的药,拿了小包要出门去买,被常安叫住了。

    时间太晚,小区附近没有24小时药店,芳姨这年纪一个人半夜跑出去买药常安还有点不放心。

    “不用了,其实也不怎么难受,就是胃里感觉有点空,可能喝点热的就好了。”

    芳姨想想也有道理。

    “那赶紧的,先喝点粥,吃完要还是不舒服我出去给你买药。”

    常安乖乖喝了半碗白粥下去,热腾腾的,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还是白粥真的有效果,吃下去之后感觉胃里真的舒服了很多。

    芳姨松口气,笑她:“大概是你吃惯了我们这里的五谷杂粮,去国外猛的吃牛排西餐,肠胃不适应。”

    ……

    周勀是第二天下午回来的,直接从机场回长河,到家差不多黄昏左右,进门家里冷冷清清的。

    他搁下行李箱,换了鞋,芳姨这才听到动静,从厨房出来。

    “周先生,您回来啦?”

    周勀把手里的西装扔沙发上,“嗯,回来了。”又转了一圈,问,“人呢?”

    “哦,小芝在外面上辅导班,今天要六点才能下课,太太在楼上睡觉呢,还没起。”

    “还没起?”周勀知道常安有午睡的习惯,可他看了眼腕表,这都快五点了,“什么时候睡的?”

    “吃过午饭就上去了,一直睡着,哦,她这两天不大舒服。”

    周勀蹙了下眉,应了声,拿了行李箱上楼去。

    卧室的门关着,推开门,里面没开灯,黄昏的光像金沙一样落在床上。

    常安侧躺着,脸对着门那边睡得正香。

    周勀把箱子放下,走到床前,不舍得把她叫醒,站了一会儿,又觉得时间过得太慢,都快吃晚饭了,她怎么还在睡呢?

    两人已经又两周没见了,这段时间周勀频繁出差,辗转于各个城市,各个酒店,尽管每天都会通电话,聊微信,但他还是觉得心里缺一块。

    以前没有这种感觉,现在这种感觉太强烈,就仿佛自己无论走到哪儿,心里牵挂的还是家里的人。

    他拎了行李箱出去,在衣帽间呆了一会儿,又去露台和小书房转了一圈。

    重新装修的两个画室都已经完工了,家具全部落位,地毯铺好,软装就位,前几天常安也已经拍了照片发给他,微信里她很兴奋,跟他说谢谢,也说自己很喜欢。

    周勀想象以后她在这里画画的样子,嗯,挺好的,想想都期待。

    他又转回衣帽间,换了身舒适的居家服出来,卧室里依旧没动静。

    过五点了,夕阳西沉。

    周勀进去拿遥控把半阖的窗帘全都打开了,滚轴的声音终于让床上的人哼了一声,周勀以为她这回要醒了,可她裹着薄毯在床上滚了一圈又沉入了梦想。

    周勀:“……”

    他不得不再度走回床前,拨开她的刘海,在她额头揉了两下。

    “嗯…”

    常安嘴里又哼了一声,感觉到异样,撑开眼,先看到周勀一张放大的俊脸,她懵了两秒,“嗖”地从毯子里爬出来。

    “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晚上的航班么?”

    周勀被她逗乐了,在她乱糟糟的短发上揉了两把。

    “本来是晚上的航班,我给提前了,想早点回来见你。”

    “呿!”常安被他这猝不及防的话恶心到了,抱了下毯子。

    周勀这才注意到她脸色似乎真的不大好看。

    “芳姨说你不舒服,病了?”

    “没有。”

    “怎么回事?”

    “可能是去了趟伦敦累着了,加上吃坏了东西。”

    “怎么电话里没跟我说一声?”

    “没那么严重,是芳姨夸张了。”

    “那现在呢?”

    “现在?”常安感觉了一下,“好多了。”

    周勀见她精神气确实不错,也就没再多问。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