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淹留的无需申请自动送《策天神算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二百四十九章黄学西
    那声怒吼气冲霄汉,听到咔嚓一声,漫天的佛眼像是被打碎的玻璃,四分五裂。

    天空像是罩着一层幕布,佛眼碎裂后,也跟着斑驳脱落。

    下一刻,我浑身一松,四周便恢复原样。

    小和尚浑身脱力,支撑不住从脚手架跌落,好在老学究在下面接着,他才没有出事。

    我额头也冒出豆大的汗珠,靠在架子直喘粗气。

    低头看去,只见到帐篷里多出了穿着军服的人,他手捧着一本书,皱眉望向我这边。我一惊,这正是黄学西。

    原来他一直混在军营,所以我们没能找到他。

    胖子不明所以,抬头看我,问我发生啥事了,刚才怎么都没反应,他还以为我和小和尚都了邪。

    要不是浑身没劲儿,我肯定下去踹这小子两脚了。这家伙是闲不住,贸然念出四方佛后背的咒,引来另一个空间的邪物,差点害我们丢了性命。

    而且怪的是,这漫天邪眼似乎只对我和小和尚起了作用,老学究在下面屁事没有。

    黄学西在远处厉声斥责:“愣着干什么?!下来!”

    等胖子将我搀扶下来,老学究盯着黄学西看了半天,可能以为对方是来帮忙的战士,便问他外面的事情解决了没有,且他这时候还帮我们说话,说我、小和尚、胖子三人是他邀请进来帮忙的,不是坏人。

    这老学究心肠不坏。

    黄学西也借坡下驴,说部队交代过,除了考古队人,其他人不经过政审是不准进来的,让我们赶紧出去。

    老学究知道犯错,也不敢阻拦。

    我们三闷头跟着黄学西往外走,外面的雾气散了些但依旧很浓,雪怪已经被收拾了,人们也发现了这根本不是雪怪,而是一具具的尸体,部队的战士和考古队人员争吵不休,吵吵嚷嚷是要烧了还是带回去研究。

    黄学西冷这个脸并没有带我们回营地,而是避开人群,远离西周遗迹,趁着浓雾到了附近的巴冬山下。

    到了这边已经没什么人了,胖子小心戒备,责问黄学西安的什么心。

    黄学西回头冷哼一声:“你们偏要惹事?”

    胖子正想反驳,我忙拉住他,黄学西刚才救了我们一命,他要是想害人范不着这样。

    小和尚也稽了个首,微微点头表示谢过。

    胖子这才知道发生什么,啊的叫了声,说他是个shǎ bī,不该多手多脚的。

    黄学西不耐烦摆手说:“不知者无畏。”

    虽然我已经猜到一点,但还是向他求证,问他是不是因为嘲风玉碎了,他感应到才来救人。

    黄学西点头,轻描淡写说我师傅在我身耗费了很多心血,让我不要枉费了他的苦心。

    我不置可否,他的这番话印证了我以前的许多猜测。

    这嘲风玉的来路很离,是我再丁仙桥下给人算命得来的。可按照黄学西所说,它是二爷给我留下的,那么问题来了。

    从我达到丁仙桥开始,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是否都是二爷安排的?他给我布下了一个局?

    可那时候我笃定人的命运是无法被编排的,多次怀疑也并未放在心。如今再看,我他娘真是步步被人牵着鼻子走。

    哪怕牵着我的人是二爷,也不能原谅。

    我满腹疑问,黄学西让我们先不要说话,然后带着我们向北走,绕过巴冬山的千丈雪原,深入了唐古拉山脉之。

    他在一片雪林掀开一张白色的隐蔽布,下面是一辆白色涂装的吉普车。黄学西让我们有事车再说。

    我们早冻得不行,胖子和小和尚坐在后座,我则径直走向了副驾驶。

    车,黄学西让我有什么赶紧问,待会他把我们送到最近的城镇后还有事要回来。

    我问他西周遗迹的佛头是他盗走的吗?

    黄学西很爽快的承认,几年前他开始布局了,从去江南下战书唆动地师寻找‘归墟’宝穴,到调虎离山偷走‘风水鬼’的连山易,最后等待洪水爆发,西周遗迹被冲刷出来,他便趁着国家力量介入前,盗走了四方佛的佛头。

    我疑惑问他,那长江洪水是他们引发的吗?

    黄学西开车往南前进,最近的往南二十公里的开码日镇,他右手食指不断敲打着方向盘,说他哪有那能耐。

    我问他那是二爷做的吗?

    黄学西立即否认,让我别瞎猜了,他们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这长江爆发洪水是劫,任谁都改变不了的。

    我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黄学西笑了笑,问我学过物理没有,在物理学,时间是线性的,像一根绳子。为了把这根绳子挂在墙壁,必须每隔一段在墙打一个钉子,以保持绳子的稳定性。

    同样的,这世界也需要无数的‘劫’去当这个钉子,维持时间的稳定。

    若是这些‘劫’没了,时间线也将会重归混沌,不复存在。

    他这番话震得我半晌哑口无言,黄学西笑道:“这些都是我老师告诉我的,对了,你认识他吧?云山地质大学的王青教授。你们这些相门人可能不太能明白这些物理方面的东西,换成你们相门的说法是‘命里有时终须有’。”

    我摇摇头,表示不需要解释的这么清楚,我能明白。

    胖子倒是满面疑惑,问我们搁这儿干啥呢?想得诺贝尔奖啊?怎么讨论起物理学来了。

    小和尚倒是一脸若有所悟。

    黄学西说能明白好,世间万物皆有无可逆转的定数,这定数不管好坏,都是维持命运稳定的基本,所以相门那句话‘命里有时终须有’,不仅是在宽慰那些来求卦的人,也是在警示相师不要轻易便给人解命改运。

    说到这里,他放慢车速,不等我询问,便接着说我是不是还想知道《连山易》是什么来头,二爷又是为了什么?

    我点点头。

    黄学西侧过头看了看我,我扫了他面相一眼,却没有去解。他说:“《连山易》是先天易,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吧,里面不仅记载着山川百汇,同时,若能读懂这本书,也能感受到这世间的‘劫’,如说那长江洪水,便是我们从《连山易》得知的。”

    我脑海轰然一声,这《连山易》如此厉害?

    黄学西咧嘴一笑:“那是自然,然而你二爷要做的事情,便和这‘劫’有关。”12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