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薄情书生的无需申请自动送《惊惧玩笑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一百三十五章 邀请
    “是啊,这不忙完了吗?”何以歌笑着说到。

    白研良附和着点了点头。

    “这么快?那叫什么急事啊!”高飞一边吐槽一边抱着文件走过来。

    “你们两不会是在耍我吧……”

    “就是因为急,处理起来才快嘛。”何以歌继续说到。

    高飞一人打量了一眼,说到:“那正好,我之前还没说完呢,上头说,有个很可怕的犯罪团伙来咱们业城了,最近都得打起精神来。”

    “犯罪团伙?”

    白研良疑惑地问。

    “嗯,说是从凉城来的,那群王八蛋手段极其变态残忍,比起纯粹的杀人,他们更喜欢nuè dài被害者,剥皮,抽筋,割肉,等等等等,最后一查起来,他们和被害者之间根本就没有利害关系,这群人情感淡薄,只是为了获得变态的kuài gǎn而杀人,很可怕。”

    高飞说到这里时,见惯了离奇尸体的他都不禁浮现出一抹又怕又恨的神色。

    比起死人与鬼,高飞更怕那些残忍无情,根本就不像人类的畜生。

    “你们说,这种没有一点人类感情的东西,是不是畜生?”

    正在喝水的白研良忽然咳嗽了几声,他感觉自己莫名中了一枪。

    好吧,虽然他确实也没什么感情,但进入雾集后这种情况似乎在有所好转。

    高飞纳闷地看了白研良一眼,这么大个人了喝个水都能呛到吗……

    “一个没有人性的犯罪团伙吗……”何以歌喃喃道,忽然,他扭头看向白研良,问到:“对了,还不知道,白先生从事的……是什么职业?”

    “哦!”高飞一拍手,“对了,还没给你好好介绍介绍,白是我们业城警方的特别顾问,经常参与大案要案的调查。”

    经……常?

    白研良掰着指头数了数,自己从头到尾也只参与了两次调查吧……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这个人,现在已经被业城这片儿的警察都认识了。

    而且……他的底也早已经被翻了出来。

    谋杀亲哥,残忍分尸,与尸体共处一室,最后因为未满十四周岁逃过了法律的制裁,被变相关在业城精神病院。

    十年的期限本该一直延期,让这个社会危害极大的fǎn shè huì型人格障碍的年轻人永远无法离开,但令人没想到的是,入院三年后,他的改变简直大得惊人。

    温和,有礼,乐于助人,喜欢安静,喜欢看书。

    他一月一次的精神检测越来越正常,正常到精神病院方根本就没理由继续“囚禁”他,所以……他出院了。

    就是这样一个本该极度危险的人物,却在杨万龙的力保之下成为了业城警局的特别顾问,每个月甚至能从警局拿一笔工资。

    所以,白研良现在在警方可是传说级人物,他的照片早就人手一张了,一来大家着实好奇,二来……虽然他看起来人格正常了,但保不齐会再干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都认识他的话能更方便监视。

    对此,白研良并不知道,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在意。

    倒是高飞,在刚知道白研良的经历之后他大为震惊,但事后他却没在白研良面前表现出什么,反而比以前更爱找白研良聊天了。

    其实白研良很了解,无论是杨万龙,还是高飞,都是在某方面有求于他才会对他这么信任。

    但他并不反感这种功利。

    无缘无故地对一个人好才是最可怕的,像高飞和杨万龙这种,反而让白研良感受到了一种被人需要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他十年来在精神病院中从未体验过的。

    所以……即使他知道自己在被“利用”,但他仍然不会拒绝。

    毕竟,这些人,已经可以算是他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了。

    白研良,孤单得太久了。

    另一方面,何以歌听到高飞介绍了白研良的身份后,饶有兴致地看向了他。

    “白先生,有没有兴趣会会那个从凉城来的犯罪团伙?”

    就算何以歌不说,白研良也会想办法去查这件事。

    毕竟,从李慕那里传来的消息,那个“密匙”到业城来了,而时间也刚好和这个犯罪团伙来的时间对的上。

    很显然,密匙就是这个犯罪团伙里的一员。

    白研良很想看看,那个李慕口中,和他“很像”的罪犯是个什么样的人。

    所以,在听到何以歌的话后,白研良一脸兴致地点了点头:“当然!”

    “喂喂,我才是警察啊!”

    高飞在一旁瞪着眼睛说道。

    “你是法医。”

    “别拿法医不当警察啊!”

    ……

    这之后,回到房间的白研良才知道出事了。

    他拿起手机,关于雾集的消息正在一条一条往外弹,甚至连这次白研良几人的遭遇都没那么引人关心了。

    因为……雾集中发生了一件大事。

    门。

    一扇诡异出现在雾集中的,巨大的门。

    毫无征兆,没有来由。

    出现的时间是白研良一行进入过去世界进行任务时。

    难怪那时候……他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灼烧感,然后掌心的黑圆起了变化,延伸出了一根黑色的线条。

    无论怎么看,一个空心圆加一根略粗的黑线,都是一把钥匙的轮廓。

    结合雾集中出现的大门,很难让人不把大家掌心的钥匙轮廓和那扇门联想起来。

    所谓钥匙,不就是用来开门的吗?

    想到这里,白研良又想到了白研人留下的那把钥匙。

    他从脖子上将它取了下来,这把银白色的古朴钥匙安静地躺在他的掌心,没有半点异常。

    但白研良知道,它来自雾集。

    白研良产生了一个很无端的猜想,现在,因为那个女人与何以歌的存在,让白研良确定了雾集并不只有一个,而每个雾集中的人也不止一个。

    在经历了某个阶段后,雾集产生大幅度的变化,然后大家的掌心开始逐渐出现一把钥匙。

    一般来说,一扇门对应的,只能是一把钥匙。

    这是否意味着,每一个雾集,都将出现一扇诡异的大门,而最终能够从掌心成型的钥匙,也只有一把。

    换句话说就是,每个雾集,能够存活下来的人……只有一个。11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