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_正文 第1877章 青涩情书82_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68无需申请自动送网 - 无需申请自动送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大周周的无需申请自动送《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1877章 青涩情书82
    封家二少爷已经有二十四小时未回封家了。

    虽说二少爷封行朗昨晚临行离开时对莫管家有过交待,但莫管家还是守了他一个晚上。

    直到今天晚餐前,也没见二少爷回来。而且电话又联系不在。

    关键莫管家将电话打去GK风投时,却被告之:封大总裁一天都没去上班!

    无法联系上二少爷的莫管家,便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大少爷封立昕。封立昕打了几个电话后,也没寻到有关封行朗的任何信息。

    “封行朗这混小子又跑去哪里野了?雪落还怀着身孕呢!”

    封立昕不满的埋怨起来。就是担心自己的宝贝弟弟又把持不住的玩什么女人去了。要是再落下个类似于被跟踪艳拍的事件,那还不得把弟媳妇给气狠了呢!

    可白默交待他这几天都没有主动联系过他朗哥!

    这家有正怀孕的娇妻,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儿子,封行朗会跑去哪里呢?而且还关了手机!

    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

    因为有一大家子的妇孺在,封立昕没有出门去寻找。而是把一直守在封家的邢十四叫了进来。像这种找人的事,想必河屯他们更适合。

    “诺诺他表舅,从昨晚到现在,行朗有没有跟你联系过?”

    “没……不过你放心,我义父已经在找邢太子了!”

    邢十四并没有隐瞒。因为封立昕并不是外人。如果封立昕慌里慌张的开始寻找邢太子,那势必会惊动了安胎休养中的林雪落。这也是他跟封立昕实言相告的原因。

    “啊?行朗他出什么事儿了吗?”

    原本封立昕是想把找人的事儿旁敲侧击的告诉给河屯的;却没想河屯已经开始在找人了。

    “嘘!”邢十四朝着楼梯方向瞄了一眼,随之做了个嘘声手势,“义父说了,不能让林雪落知道。他会找到邢太子的,让林雪落安心休养!”

    “行朗真出事儿了?”

    封立昕急切起来,“这回来的又是你义父的什么仇家?”

    在封立昕看来:弟弟封行朗三天两头的出事,身为生物学亲爹的河屯真是‘功不可没’。没能给自己的儿子带来温暖,到是带来了无尽的灾难!

    “我义父说他会处理好的!让你们放心!”

    邢十四不想多解释什么,这也是义父河屯所交待的。

    封立昕还想询问什么时,林诺小朋友正蹦哒下楼来。

    “大伯好!老十四你也在啊,我亲爹呢?没跟你一起回来么?”

    “你亲爹要加班呢……会晚点儿回来!”邢十四随口接话。

    “唉,现在有三个孩子要奶粉钱呢,难怪我亲爹老加班儿!不过我亲爹是自找的,谁让他贪心要这么多孩子呢!”

    孩子的思维总是这么的奇特。反而让邢十四的借口轻易的被认同了。

    “诺诺,你妈咪呢?下楼来吃晚餐吗?”

    封立昕随之岔开了话题。他也不想让身怀有孕的弟媳妇受到任何的惊吓。

    “我亲爱的国宝妈咪还没睡醒呢!等她醒了,我会端上楼去给妈咪吃的。”

    亲爹不在家时,身为大儿子的林诺小朋友把妈咪和弟弟都能照顾好。

    “嗯,我家诺诺真乖!”封立昕宠爱的摸抚着大侄儿的小脑袋。

    ……

    正如丛刚所预料的那样:在得到消息后,河屯立刻带人赶去了南城的垃圾中转站。不嫌味儿亦不嫌脏的开始寻找。并在四周部署了监控。

    半小时后,邢老五从浅水湾拿来了高科技的生命探测仪,最终只找到了一些奄奄一息的猫猫狗狗。

    “义父,你说那些绑架者……会不会是在耍我们?”

    邢十二总觉得这一切应该是某太子自导自演、自娱自乐的把戏。因为他能从那段视频中分辨出:邢太子身上的伤,包括血痕都像是伪装的。哪个绑匪会这么的‘仁善’呢?!

    “敢耍我河屯……是真活得不耐烦了!”

    河屯低嘶一声,“让十八和十九赶过来!例外,把柯本也叫回来!”

    提及柯本这号人,邢十二整个人都不好了。首先,柯本的身手要在邢十二之上;他一来,意味着邢十二在河屯义子当中‘老大’的身分要不保了!

    “义父,没那个必要吧!再说柯本他代替二哥去接管生意……忙着呢!”

    邢十二当然是不希望柯本回来浅水湾的。柯本一回来,就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

    “生意有阿朗重要吗?”

    河屯低厉一声,“申城的环境需要肃清!连我河屯的儿子都敢搞……必须给他们点儿颜色看看了!”

    “我觉得不超过明天早上,邢太子一定会自己回去的!”

    邢十二是真心觉得义父不必去劳驾远在墨西哥城的柯本。

    “自己回来?你什么意思?”河屯厉声问。

    “我仔细的辨认琢磨过了:邢太子身上的伤,以及他浑身的血污……全是伪装的!”

    “伪装的?你几个意思?难不成阿朗是在逗我这个亲爹玩呢?”河屯暴躁了起来。

    “还真有这种可能!外加替林雪落出气!”

    邢十二是有一定判断力的;但他的判断力或多或少带上了个人的小情绪。关键他的情商不是很足,所有便有了一些偏差。

    “有这么闹着玩的?”

    河屯嗤声,“我怎么觉得这帮人跟上次阿朗被偷拍……是同一伙人呢!”

    姜还是老的辣!稍稍冷静下来的河屯,判断力是直线上升。

    “义父,要不你再看看那段视频吧!”

    邢十二极力的想说服河屯,“我是真觉得邢太子他……只是想逗您玩!”

    河屯盯视了邢十二一眼,“无论是真是假,我都不会拿阿朗的生命来冒险!”

    ……

    “诺诺,你亲爹还没回来吗?”

    睡饱觉的雪落柔声询问着正陪弟弟虫虫玩耍着的大儿子。

    “亲爹在加班呢!他现在可要养活三个孩子和一个老婆呢!”

    小家伙还是有点儿心疼为工作忙碌的亲爹的。

    “哦,这样啊……”雪落微微敛眉:看来丈夫是没肯跟大儿子说实话!

    “妈咪,你是不是想亲爹了?亲儿子这就帮你给亲爹打电话!”

    嘴巴上说着是因为妈咪想,其实小家伙自己也挺想亲爹的。

    不出所料,封行朗果真是关机了,林诺小朋友连拨了好几次都没能拨通。

    “亲爹关机了呢……我打去他的办公室找Wendy!”

    办公室的电话转到了Wendy那里,“封总可能出差去了。等他办完事儿会主动联系你们的!”“我亲爹有没有出差,你一个秘书竟然用‘可能’?”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