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大周周的无需申请自动送《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2007章 非友即敌
    找到大儿子的封行朗立刻给女人打回了一个报平安电话。

    没想到刚睡醒的女人只是‘哦’了一声,便没了下文。还在哺乳期的雪落,也着实没有太多的精力去过问两个不太听话且又爱闹腾的儿子们。

    又或者是因为,两个儿子现在的生活环境,要比当年在佩特堡时安宁惬意上很多!至于像偷偷跑出去撒野这种小事,比起在佩特堡里每天的担惊受怕,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所以雪落还是放心已经十一岁的大儿子的。无非就是嫌练毛笔字闷得慌,跑出去找大毛虫或是他义父去了!不过河屯最近回了佩特堡,说是要装什么假肢。那就应该是去找丛刚了!

    雪落这几天之所以不让大儿子也跟着去找丛刚,是因为她担心大儿子去了会影响小儿子跟丛刚学习语言表达能力。对于小儿子的说话,雪落还是挺心切的。也没少追着丈夫请育儿师或是儿童心理辅导师。

    那天小儿子回来完完整整的背诵了一首古诗,着实把雪落给惊艳到了。

    说真的,她真的很感激丛刚。感谢他的好脾气好耐心;感谢他对她的两个儿子视如己出!一个很靠谱,而且很有安全感的男人!

    要不是自己已经嫁给了封行朗,丛刚到是一个很不错的依靠!

    有时候雪落也会忍不住的多想:丛刚至今未娶,而且又对她和她的孩子们这么好……会不会是丛刚对自己有意思啊?

    想着就觉得挺难为情的!也有那么点儿过意不去!因为自己不可能给予丛刚爱情之类的东西了!她的整个人,整颗心,都已经给了这个叫封行朗的男人!

    看着小阿姨抱来了哼哼卿卿的女儿,雪落微微叹息一声:想多了不是?还是当好自己的奶牛吧!

    估摸着自己这下半辈子啊,就只能跟自己的三个孩子捆绑在一起了!吃喝拉撒睡,每一样都不让她省心!虽说有保姆阿姨伺候,但更多的时候雪落还是亲力亲为的。

    这一天折腾的,封行朗几乎是精疲力尽、身心俱疲。

    回到封家后,封行朗直直的躺在了沙发上,累得连呼吸都是软绵绵的。

    这一大家子的人,似乎每个人都在忙碌:有忙着晚餐的;有忙着伺候小女儿的;有忙着教训偷偷跑出去撒野的大儿子的;还有有忙打情骂俏的,以及忙着替团力编辫子的……

    似乎没有一个人上前来关心一下已经累到不行的封行朗!

    又或者在他们的心目中,封行朗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他有责任和义务来照顾这个家!而柔弱的女人和未成年的孩子们才需要更多的关心和照顾。

    说真的,这一刻的封行朗也好想被人关心着,爱护着。也想找个肩膀偎依一下,以解浑身的疲乏。

    “封二少,还是你好,一回来只用躺着等吃的!你看看我跟雪落姐,都快忙成陀螺了!”

    莫冉冉将小晚晚抱了过来,强行塞进了封行朗的怀里,“你也抱一会儿晚晚吧!你家宝贝闺女现在可是越来越刁蛮了,就连睡觉觉都要让人抱着才行!”

    “那就再多请几个阿姨呗!”

    封行朗坐起身来,将怀里的女儿挪了个舒服的姿势,“乖宝贝儿,小伯母凶你了是不是?没关系,想抱着觉觉,咱就抱着觉觉……有亲爹宠着你呢!”

    虽说封行朗的胳膊酸软得厉害,但他依旧稳稳的抱着怀里的女儿。累并快乐着。

    “封林诺,现在就上楼去写二十遍‘勤奋刻苦’!把自己落下的练字给补上!不写完就不许吃晚饭!”

    雪落训斥着白天逃出家的大儿子,“动不动就闹脾气偷偷跑出去撒野呢?还没人能治得了你?!”

    “雪落,都快吃晚饭了,就让诺诺先吃完晚饭再上楼补练字吧!”

    封立昕将大侄子护在了身后,担心雪落蛮横起来真会打孩子。

    “不行!今天谁护着都没用!不写完二十遍‘勤奋刻苦’,就不许吃晚饭!”

    儿子是个小犟种,这妈咪的脾气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吃晚饭,哪有力气练字呢?给我个面子,就让诺诺吃完晚饭再练字吧!”

    在封立昕的劝说下,雪落刚要松口,可封林诺小朋友又扛上了。

    “罚饿就罚饿,哪怕挨打也行!反正我就是不想写那该死的毛笔字了!”

    小家伙今天本就心情不好,加上妈咪这般威逼训斥;所以就直哼哼的赌气上楼去了,是一点儿也没给妈咪和大伯的面子。

    “臭小子,讨打是不是?”雪落刚要追上楼去,却被封立昕拦了下来。

    “雪落,雪落……你就别上楼了,我上楼去替你好好教训他!”

    “大哥,你不能老这么护短!诺诺都快被你宠坏了!”雪落埋怨一声。

    “是是是,都是我这个大伯的错!雪落你消消气,我上楼跟诺诺一起面壁思过!”

    封立昕是真的宠孩子。不仅宠自己的女儿,弟弟封行朗家的三个孩子,他都宠。他自己舍不得打孩子们一下,当然也就舍不得别人打孩子。

    “行朗,你看到没有?你大哥老这么护短,早晚得把诺诺给宠坏了!”雪落气呼呼的坐了过来。

    “要不宠着,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你打孩子啊?”

    莫冉冉不满的哼声,“雪落姐,你打诺诺时是真不手软!真怀疑诺诺是不是你亲生的!”

    “呵,说得我好像后妈一样!我自己生的孩子,我能不爱吗?!”雪落反驳。

    “就是!”封行朗当然是帮着妻子的,“我大哥就是太护短了!不过雪落你也要体谅一下我大哥,他自己没儿子,所以溺爱我家诺诺,也在情理之中!”

    “那也不能这么宠着诺诺啊!”

    “是是是,回头我好好的批评我哥!”

    封行朗着实模范:是逗得了儿子,哄得了老婆,平息得了战乱。

    “封行朗,你竟然嘲笑我家立昕没儿子?你,你太过分了!”莫冉冉被激怒了。

    “那还不是你的错!你嫁我哥这么多年了,也没见你给我哥生个一儿半女的!还好意凶我呢?”

    封行朗悠哼一声,“跟我耍嘴皮子没用,晚上多努力努力,那才是你的正事儿!”

    “封行朗……你,你欺人太甚!从明天开始,不帮你带晚晚了!”莫冉冉气得够呛。

    ……

    三楼书房门外,封立昕叩了两声门后,便走了进来。

    “哥?有事儿?来替你女人打抱不平?”封行朗揉了揉发酸的胳膊。

    “以后可不许对你嫂子这么没大没小!”

    封立昕轻斥一声,“是我自己身体不行,你就别给冉冉那么大的压力了!”

    “怎么,我小嫂子真生气了?”封行朗堆笑起来,“我就信口开河了一下。”

    “她到是没真生气,”封立昕拉长着声音,“就是我要受累了!”

    “哈哈!”封行朗会意的笑出声,“哥,被我小嫂子伺候得……很舒坦吧?”

    “行了,找你有正事儿呢!”封立昕还是不太习惯这种太荤的话题。

    “造儿子,就是你的正事!”

    “对了行朗,看你今天老愣神儿,怎么感觉你心事重重的?出什么事儿了吗?”封立昕是个观察细微的男人。

    封行朗捏了捏自己的眉心,“还不是因为白默那小子的事儿……”

    “你什么时候操心起人家的家务事了?”

    封立昕蠕了一下唇,“行朗,不是我说你:你插手白家的家务事,这会让白默和白老爷子都很难堪的!常言道:家丑不可外扬,而且白老爷子又是那么要面子的人。”

    “你以为我想管呢?”

    封行朗活动了几下胳膊,“这袁朵朵不得消停,雪落也跟着不消停,你说我能消停吗?”

    “雪落想帮袁朵朵的心意是好的!但发生了这种事,关键人物是白默!外力的施加,只会适得其反!”

    “谁说不是呢!那小子最近还在张罗着寻找打手,想好好的揍我一顿解气呢!”

    说到这个话题,封行朗的脑仁都大了。

    “他想揍你,一点儿都不奇怪!”

    封立昕叹息一声,“要我是白老爷子,看着白默跟袁朵朵这么闹腾着,也会心急的!这个朵朵,成不了白默的贤内助!”   上 百 度 搜 索:〖我"的"书"城"网〗免"费-看-全"文-更-多"好-看-小"说!

    “那你的意思是……那个小三简梅更适合啰?”封行朗哼声问。

    “你觉得呢?”封立昕反问一声。

    微顿,封立昕又意味深长的浅笑了一下:“不过我知道,你不会让简梅上位的!”

    “白默那小子爱娶谁娶谁,关我P事儿!”封行朗后挪着身体,半拥在了大班椅内。

    “那羊脂白玉,是老爷子送给你的封手费吧?”

    封立昕深睨着封行朗,“老爷子的意思还不明显……他是让你别再插手了!”

    “不插手就不插手,我还乐得清闲呢!”封行朗扬着眉。

    “听说老爷子最近跟严邦走得很近……八成他是在提防着你呢!”封立昕提醒一声。

    “他提防我有用么?我要真想吃了他宝贝孙子,他以为他能保得住?”

    封行朗似乎有些恼意,“老爷子能保证他百年之后,白家还能姓白?”

    “严邦……最近好像挺能折腾的。申城有好几家金融机构他都有渗透……我是担心非友即敌啊!反正你要小心点儿。”

    非友即敌?对于封行朗来说,这样的心里落差,着实太大了!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