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大周周的无需申请自动送《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2072章 丛刚篇(54)
    莫冉冉瞬间就好奇心爆棚,“雪落姐,那你快跟我讲讲:你是怎么在河屯的利爪之下存活过来的?快教我几招儿生存的技能呗!”

    “是母爱和信念!”雪落淡淡一声。

    看了一眼睡得甜美和乖萌的女儿,雪落微微仰头,“母爱,让我坚强、坚韧;信念,让我能一直坚持这样的坚强和坚韧!”淡淡的,雪落浅露出一丝大难不死后的笑意,“我跟你讲,那时候的我,每天都过得心惊肉跳……但我依旧做着有一天王子能赶来救我这个灰姑娘的美梦!只可惜……我等

    啊等啊,头发都快等白了,眼睛都快等瞎了……也没能等到封行朗赶过去救我!!”

    莫冉冉的神情有些难受起来,“那……那封二少为什么不去救你跟诺诺啊?他是不知道你们母子被河屯劫持走了吗?”

    “应该是不知道吧……”雪落随之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即便知道了,也不会赶去救我的!一来,因为我伤狠了他的心;二来,他哥也离不开他……那时候的封行朗,几乎没为他自己活过一天吧

    !”

    “雪落姐,那你后来又是怎么逃出河屯的魔爪的呢?”

    莫冉冉紧声追问。她知道林雪落和封行朗跟河屯之间经历过的那些恩怨仇杀;但具体的细节却不是很清楚。所以她十分好奇:林雪落一个弱女人是怎么跟河屯对抗的!

    “后来,河屯为了报仇,就利用我家诺诺当棋子,想借我家诺诺的手弄死他亲爹封行朗……”

    “啊?河屯真的好歹毒哦!你们就不应该原谅他的!”莫冉冉不满的嘟哝一声。“是呢,”雪落浅吁,“想想这戏剧化的人生呢,有时候甚至觉得特别的搞笑!河屯心心念念想弄死的人,竟然是他自己的亲生儿子!而且还是他跟他唯一心爱女人所生的!

    要我是河屯,估计我会以死谢罪!”

    “我觉得这个河屯真的是死不足惜!你们竟然还能原谅他!!真够大度的!”

    其实莫冉冉也是在为她丈夫封立昕打抱不平。要知道河屯对封立昕的伤害,那可是要伴随封立昕一生的!

    “可不是么!现在是不能原谅,也原谅了!其实最痛苦的人,还是我家行朗!他所受的委屈,所受的苦楚,所受的伤痛……没人能替他讨回公道了!”雪落心疼的叹息。“还有我家立昕呢!被河屯烧成那样……现在连孩子都要不上不说,每天还得喝难吃的药膳,时不时还要涂抹药剂!还得每天做拉伸运动来保持皮肤的张力!我家立昕才最

    可怜呢!”

    提起河屯对丈夫施加的那些伤害,莫冉冉就气不打一处来。

    “冉冉……对不起啊!知道你心疼立昕哥……其实我跟行朗都心疼他的!”雪落安慰起了伤感中的莫冉冉。“又不是你的错,你干嘛跟我说对不起啊?既然他们男人都能心大如此,我们女人就不要瞎操心的心疼他们了!要怪就怪他们兄弟俩活该!”莫冉冉有那么点儿怒其不争的

    意味儿。

    或许是她觉得:如果他们封氏俩兄弟联手,应该能干掉河屯的!即便不用弄死河屯,给他点儿教训也好啊!至少心里能舒坦一些!

    可河屯竟然阴差阳错的成了封行朗的亲爹!这仇还真就没法儿报了!

    “雪落姐,要河屯不是封二少的亲爹,你说他们最后会斗成什么样的结局呢?是封家两兄弟最终会赢呢?还是河屯会笑到最后?”莫冉冉若有所思的问。

    这一问,到是把雪落也问到了。她也跟着冥思苦想起来。

    “我觉得吧,河屯的胜算还是挺大的。毕竟他的那些义子层出不穷,后浪推前浪……但行朗和立昕哥也未必会输……”

    雪落觉得这个话题分析起来,还是有些费脑子 。

    “河屯胜算大,立昕哥他们未必输?那不等于没说嘛!”

    莫冉冉托腮,“要我说,河屯肯定是稳胜!虽然我希望是立昕哥他们赢!”

    “那可不一定!你太低估封家两兄弟的智商了!武力不行,我家行朗肯定会跟河屯玩阴的!什么调拨离间了,借刀杀人了……申城可是法制社会!”

    雪落还是很看好自己丈夫的,“再说了,我家行朗身边不还有丛刚么?他肯定会帮封家俩兄弟的!”

    莫冉冉认同的点了点头,“这我相信!封二少有时候的确够阴的!坏得很!”

    突然,莫冉冉就诡异的笑了,“但坏也有坏的好处!要不是他算计了我爸,我还不能成功嫁给立昕哥呢!所以说,这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呵呵呵!”

    怎么听着玄乎玄乎的!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让莫冉冉误会的话了?

    “什么算计啊?那还不是因为莫管家爱你,舍不得你这个女儿难过!”

    “切,才不是呢!雪落姐,你是真不懂我爸!”

    莫冉冉躺在了小晚晚的侧边,“我爸这个人呢,愚忠得厉害……我敢跟你保证:要是我跟立昕哥同时掉水里了,我爸一定会先去救立昕哥的!”

    “这我信!像你这种游个泳都能游几千米的,换我我也不会跳下河救你的!”雪落哼笑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我爸爱立昕哥远超过我!我现在都怀疑立昕哥是我爸的私生子!我才不是亲生的那个!”提起这个茬儿,莫冉冉就挺郁闷。

    “这就是你小心眼儿了!这老丈人爱姑爷,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这天儿已经没法子聊下去了。

    莫冉冉觉得全世界都没人能够体会这种:‘亲爸爱别人家的孩子,远超过爱她这个亲生’的那种郁闷又扎心的感觉!

    不过好在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丈夫,她也能忍了!

    ……

    等莫冉冉离开之后,雪落左翻右翻的怎么也睡不着。因为她还在想莫冉冉刚刚的那个问题。

    【要河屯不是封二少的亲爹,你说他们最后会斗成什么样的结局呢?是封家两兄弟最终会赢呢?还是河屯会笑到最后?】

    河屯最终成了封行朗的亲爹,这种概率着实够小的。换句话说,万一河屯不是封行朗的亲爹,那岂不是意味着他们会干仗到底?

    睡不着的雪落,决定打个电话给丈夫,想问问他:如果真要对付河屯,他有主意没。

    这心思操得,真够咸吃萝卜淡操心的!

    病房中的封行朗刚跟财务总监视频结束,正想眯一会时,妻子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只要有丛刚在,两个封家小爷格外的卖乖又讨好。似乎形成了一个怪圈儿:封行朗对丛刚吆五喝六;丛刚则提点两个小东西去监督他们的亲爹输液换药;而封行朗在两个亲儿子的监督下,也‘听话’了很多!至少丛刚的日子

    好过了不少!

    “亲爹,又是谁的电话啊?亲爹你该好好睡觉休息了!不能为了给晚晚妹妹赚奶粉钱,而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这相当官方的说辞,出自封林诺小朋友之口。大毛虫的指意,他领悟得相当好。

    “是你们亲爱的妈咪!你说我接不接呢?”

    封行朗悠哼一声,便已经迫不及待的接听了妻子的电话。还挥手示意两个小东西安静。

    “林小姑娘是想亲夫了吧?晚晚呢?喝neinei了没有?”这酸牙的话……

    “行朗,我问你一个问题哈:如果河屯不是你的亲爹,你有几成把握赢他?”

    这个问题已经困扰雪落快一个多小时了。

    “雪落,你问这个干什么?”封行朗追问,“河屯又去惹你了?”

    “他现在还敢惹我啊?我不给他脸色看,他就够庆幸的了!”

    雪落气焰高涨,“我一个不高兴,就不让诺诺和虫虫去看望他……让他当孤家寡人!寂寞死他!”

    “妈咪,你好嚣张……不过大亲儿子好喜欢这么嚣张的妈咪哦!”林诺小朋友匍匐在亲爹的枕边起哄。

    “哈哈哈,还是我家大亲儿子跟妈咪最亲!妈咪也最爱你!”

    说真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雪落是真的最疼大儿子封林诺的。母子俩相依为命的那五年,已经深深的奠定了这样母子情深的基础。

    看着欢笑中的妻儿,封行朗满心的温情。女人的善良和坚韧,是拯救他的一剂温暖良药。这个女人,又怎能不让他深爱呢!

    真是一孕傻三年,刚刚的话题又扯远了去了!

    “对了行朗,你还没有回答我:如果河屯不是你亲爹,你说你有几成把握赢他?”

    雪落寻思着,如果河屯不是丈夫的亲生父亲,怕是结局真要改写了。

    “为了你跟三个孩子,亲夫也必须百分百的赢他!”封行朗悠然哼声。

    “那你怎么赢他啊?河屯有层出不穷的义子,你对付得了吗?”雪落追问。

    “用武力,那是野蛮人的行为!你亲夫我有脑子的啊!”

    现在说时,封行朗俨然是一副逗妻的模式。而当初的封行朗,几乎夜不能寐。“得了吧,要不是丛刚一而再的救你,他怕是早就被河屯丢进海里喂鲨鱼了吧?!你受了河屯三枪还能活回来,真得好好感谢丛刚!还有那回在浅水湾,你差点儿就被河屯

    制成了木乃伊……你母亲只给过你一次生命,可丛刚却救了你好多次……”

    “大虫虫棒棒的!”

    应该是听到妈咪提到大虫虫了,封虫虫格外的欢快。听着妻子絮叨丛刚的种种好处,某人斜睨向丛刚的目光也变得锐利起来……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