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为方便下次阅读明药的无需申请自动送《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全文最新章节》您还可以(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1646章 强吻
    司玉藻有时候很雷厉风行。

    她的想法冒出来,第二天就约了卢闻礼。

    “卢师兄,放学之后去我家如何?我的女佣会做很多好吃的。”司玉藻道。

    卢师兄身为兄长,并没有特别大的出息,听到说好吃的,满肚子馋虫就爬起来了,他咽了口吐沫:“我不吃素!”

    “没有素,全肉宴。”司玉藻道。

    卢师兄顿时就觉得,刀山火海也要去的。

    他不是上海人,平时住校,每天放学之后他不是泡在图书馆就是实验室,几乎没什么要紧事。

    故而等司玉藻放学,他们俩就一起往回走。

    宋游感觉司玉藻图谋不轨,好几次给她使眼色,被司玉藻置之不理了。

    女佣渔歌果然按照司玉藻的吩咐,做好了一桌子全荤的菜,蒸的、炒的、炖的,满满一桌子。

    卢闻礼觉得自己进入了天堂。

    饱餐一顿之后,他躺在沙发里起不来了,就问司玉藻:“说,你的实验报告要几分?满分师兄都可以给你。”

    司玉藻:“.......”

    这么好被收买的卢师兄,真的是一点原则也没有。司玉藻看到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同类。

    然而,这次司小姐不是要分数。

    她把头发撸到了左边,手肘撑在沙发上,手掌托腮,风情万种看着卢闻礼:“师兄,你觉得我这个人怎样?”

    卢闻礼满眸赞许道:“胆子很大,饭量也很大,不错不错,是个人才!”

    司小姐真的很美,但卢师兄眼神不佳。

    司玉藻觉得这呆子不解风情没关系,她可以主动一点,凑得更近了:“师兄,你觉得我漂亮吗?”

    卢闻礼还是没懂这话的意思:“漂亮啊,你没看到排行榜吗?你已经是全校第一名了。你是要我下次投票给你?我投了,上次我就是投给你了。你一刀就能宰了老鼠,真是太漂亮了!”

    司玉藻:“.......”

    这货的注意力走偏得好过分。

    她正要进一步行动时,女佣听到了敲门声,并且打开了门。

    张辛眉咆哮的声音差点把屋顶给掀了:“司玉藻!”

    所有的气氛都被破坏了,虽然原本也没啥暧昧的气氛。

    玉藻连忙站起身。

    卢闻礼诧异看着这一幕。

    张辛眉立马把司玉藻拽到了身后。

    副官宋游上前,对卢闻礼道:“同学,你得先走,我们家小姐的监护人来了。”

    卢闻礼道:“我打声招呼?”

    宋游摇摇头。

    卢闻礼稀里糊涂的想:司玉藻的监护人是嫌他吃得太多了吗?那一顿饭,应该值不少钱呢。

    张辛眉待卢闻礼出去,再次把司玉藻推在沙发上,居高临下用手按住了她的肩膀,不许她动弹:“你干嘛?”

    “勾人。”司玉藻不满,“我刚刚差点就成功了,你搅合了我的好事!”

    张辛眉如果是个茶壶,现在他一定七窍冒烟了。

    他简直是要炸,扬手就想要揍人:“死丫头,你找打吗?”

    司玉藻急忙缩了脖子。

    张辛眉气不打一处来:“就那样的,戴着眼镜,呆里呆气的,你看上了他什么?看上也就算了,人家还瞧不上你,居然需要你勾引,你还有自尊吗司小姐!”

    “什么呀!”司玉藻觉得这些成年人想法实在太过于龌龊,“谁看上了他?我就是想索一个吻。”

    张辛眉和司玉藻进行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鸡同鸭讲之后,终于双方理解了对方的意思。

    对于司小姐的奇思妙想,张辛眉说她脑袋有坑:“我要发电报给你阿爸!”

    “我阿爸可疼我了,你发呗,我不在乎,我是我阿爸的心头宝贝。”司玉藻道。

    张辛眉冷哼了声:“他的心头宝贝想要勾男人亲吻?那你等着......”

    玉藻连忙拉住了他。

    两下僵持了片刻,张辛眉同意不告状,但司玉藻也不准胡来。

    “想要谈恋爱,可以,但是要想清楚为什么谈恋爱,喜欢他什么。”张辛眉道,“再因为想知道什么爱情的味道,亲吻的味道,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司玉藻恨恨瞪了他一眼。

    然后,她猝不及防扑了上去,勾住了张辛眉的脖子,亲吻了他。

    她没有经验,只是临时想要亲吻卢闻礼的时候做了点准备,但准备到底只是书面的,此刻她全部忘光了,就知道抱着张辛眉啃。

    张辛眉在愣了一秒之后,抓住了她的头发,把她从自己的身上摘了下来。

    “啊,疼疼疼!”玉藻的头发被他死死揪住,头皮都要掉了。

    张辛眉的气息微乱,好半晌他才把胸口翻腾的情绪压下,然后把司玉藻按在沙发上,想照着她的**狠狠抽了几下,可又觉得她大了,不太适合,手就往下移,落在她大腿上,狠狠打了三下。

    巴掌声清脆,副官们和女佣各自躲在房里,都没出头。

    张辛眉气得呼吸都乱了:“你要是我女儿,我先要打死你!”

    他下手真的很重,玉藻从小只看他阿爸打雀舫的**,自己还没有挨过,一时间竟然很想学雀舫那样哀嚎。

    “最后一次,你听到了没?”张辛眉道,“这次只是打你的腿,下次我就要打脸了!你妈让我照顾你,你别以为我会留情!”

    司玉藻很受伤。

    她头皮也疼,腿也疼,活生生被张辛眉教训了一顿。

    亲吻的滋味,有点痛。

    “气死我!”玉藻趴在床上,揉揉大腿又揉揉头皮,亲张辛眉那一下是什么感受,已经想不起来了。

    她仔细回想,触及他的唇时,他的唇是温热干燥的,不同于她的柔软。

    他唇上有淡淡烟草的气息,不浓,反正不是晚上抽的烟。

    后来,司玉藻还是写了味道,她是写委屈的味道——有点恶心。

    再后来,她又被张辛眉打了一顿,因为她写味道很恶心,张辛眉坚持以为她是说他的吻恶心。

    “你自己扑上来,还敢说我恶心!”

    玉藻再次揉着发疼的腿子,心想我要是打得过,一定要打回去的!

    可惜她打不过。

    后来,她果然也没有再胡闹了,有点怕张辛眉揍她。

    张辛眉真的一点也不客气,打她大腿的巴掌都是轮得圆圆的,下狠劲的打。

    不过,他也会补偿她。他送了她不少好吃的巧克力,司玉藻好了伤疤忘了疼,也就决定不跟他一般见识了。
为您推荐

无需申请自动送